Enthusiastic

【酒茨】【生子高亮】低情商直男掰弯示例【17】

yezulyking:

  生子慎入  ooc慎入


  其实我也很心疼茨球的呀!看我真诚的眼神!


   这章吞总还不在线_(:з」∠)_


正文


——————————————————————————————————————


  天色将晚,年迈的禅师盘腿而坐,禅杖横放在身前,双目微闭,气定神闲。


   以他为眼,方圆几十米,结成服妖大阵,阵外的石壁树木上贴了不少符咒,他手里还攥着一些,以防意外。这阵仗已经颇大,普通的妖怪根本不能破阵,妖物被囚禁在这里,到时候哪怕是发生打斗,也不会殃及周边无辜。


   再晚一些时候,一群壮实的后生也持着棍棒铁器找过来,说要助大师降妖。禅师其实非常看不中这群后生,他们年轻气盛,不学无术,一路上吵吵嚷嚷,插科打诨,说的难听一点,就是一群乌合之众,闲得无聊,只想来看看热闹,到时候真的遇到了不得了的大妖怪,怕是只会哭爹喊娘。


   他也不理他们,只是略施法术,引来一股强风吹灭了他们的火把。


   被风袭中的年轻人立刻两股战战,哀嚎一声抱头鼠窜,他边跑边喊:“妖怪呀!妖怪来了呀!我的妈呀!”其他人一看火把灭了,也都拼命往后跑,有胆大的还敢回头看上几眼,胆小的已经身如筛糠,连跑都跑不得,只会蹲在地上痛哭流涕,人人都如热锅上的蚂蚁,四处逃窜,浩浩荡荡的服妖队伍,一时间乱成了一锅粥。


   禅师轻哼一声,接着闭上眼睛。


   等到月亮慢慢升起的时候,疲惫的大妖才从山上下来,他身上的伤口一处连着一处,不过幸好都是皮外伤,回去包一下,下次睡醒的时候就会恢复。


    快到山脚下的时候,他坐在树下歇了一会儿。


    本来这些路不值得歇脚,可他现在身子沉了。
崽子很聪明,茨木沉睡的时候他就食妖力,摄食的时候他就长血肉,只要得到机会,他就放开手脚长,只是短短一天,就长成了沉甸甸的一团,把大妖的腹部也撑得隆起。


    这样的感觉并不好受,他托着肚子走走停停,如果实在是坠胀的难受,就坐下歇一歇。


   茨木靠着树干,独手在腹部轻轻揉抚,崽子还在长大,往上顶着肺胃,往下撑着胯骨,他被磨得头上冒着冷汗,连气都喘不匀,嘴上还不闲着。


“好崽子,你继续这样长,能长多大长多大。”


“你不要怕,吾在这里,别人伤不了你。”


“嗯。。。也——也不要这么快——吾有些受不住。”


  觉得稍微好些了,他抬起胳膊蹭蹭额头上的汗珠,叹了一口气,边絮叨边扶着树站起来。


“吾想一想,得给你取个名字,你陪着吾这么长时间,出生以后,吾却什么都不能留给你,至少给你留个名字,以后别人叫起你的时候,也算是吾在陪着你吧。”


不过起个名字可真是困难,他边走边想,十分入神,也没留意脚下的朱砂线,等他觉出哪里不对的时候,已经走入了大阵有十几米了。


  禅师大喝一声,腾身而起,将禅杖竖起往下一顿,自阵眼起,朱砂阵燃起红光,一圈一圈向外蔓延。


  茨木飞身向外跑去,他现在没有足够的力量去战斗,身上的妖力哪怕稍稍紊乱就能令他痛不欲生,更不要说召唤鬼手。


  大阵结成,茨木被拦在里面。


  禅师紧紧攥着手里的符咒,横起禅杖,大声喝道:“大胆妖物!居然敢逃出阴界作乱人间!如今行迹败露,还不快就地伏法!”他这样虚张声势,其实手中冒汗,嘴唇颤抖,心里也是惧怕得很,普通的妖怪,撞了这朱砂,直接就灰飞烟灭,哪怕是稍微强大的妖怪也会被紧紧缚住不得动弹,而眼前的妖怪居然都没有施用妖力就能在阵中来回奔走,必定是无比卓群,万分不好对付。


  茨木无路可退,高声回到:“吾不食人肉,不绕安宁,只是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占了小小一处,你何必诛吾?”


  “妖物!花言巧语!人面兽心!”禅师翻手一掷,向他扔出几张符咒。


  这仅仅是试探,若是符咒不见效果,他献祭肉体,化出舍利,与这妖物同归于尽。


  大妖躲避不及,被咒术震倒在地,他居然不气急败坏,也没有散出漫天的妖力,只是缩起身体硬生生受了几道风火雷电术。


  禅师觉得蹊跷,又考虑这可能是妖物的伪装,又施出法术将他缚在地上。


  只是小小的法术,那只大妖怪居然真的动弹不得。


  他不敢离他太近,在远处喝道:“妖物!又在耍什么花招?!”


  茨木护着崽子,法术全烧在身上,和着野兽们挠抓出来的血口,一时间疼得他头晕目眩,看着禅师一步一步向他逼近,他还被缚在地上,一急之下运了妖力,这下里外一起疼,他也只剩下喘气的力气了。


  禅师还是不愿意相信这样一个大妖怪就这么被制服,拿禅杖抵着他的脖子,厉声道:“你可不要耍什么花招。”


  茨木运不起妖力,只能求他:“大师,放过吾吧。吾——吾怀了崽子。”


  禅师瞪大眼睛看向他的腹部,发现居然真的已经隆起了一个弧度,他的手颤抖起来,但还是抵着他:“你这话——你这话是真是假?”


“大师,你修行多年,应该也能掂量出吾是一只怎么样的妖怪,若不是有了崽子,吾怎么会这样就束手就擒呢?”


茨木身上噼里啪啦的疼,眼睛已经看不清了。


“大师,崽子没有做过恶,不能因为他生来是妖怪,就不让他活呀。”


“大师,吾求求你。求求你呀。”


禅师急促地喘着气,手中的汗出了一层又一层,几乎连禅杖都握不住。他扔下禅杖,跪在茨木身旁,将手放在他的腹部,竟真的觉出小小的婴孩在踢动,他看着这只白色大妖,身上血迹斑斑,面色苍白,突然觉得他狼狈极了。


这。。。这。。。


他无措的看着他,额上青筋暴起。

评论

热度(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