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husiastic

【狗茨】吉屋出租(17)

啊啊啊啊啊我的妈😭

赤渊:

逗比,现代AU。


不要在意那个被抓的!那就是个路人!


悬疑(?)的最终目的是为了谈恋爱!


===================


<吉屋出租>


CP狗茨


BY赤渊




*


 


“你打算怎么办?”茨木停了步。


“你打算怎么办?”大天狗反问他。


“我……”茨木一个字拖了老长,拖了半天也没拖出来,“我不知道。”


“插手有插手的办法,不插手有不插手的办法,要是不插手,就让刚刚那个女孩子好好劝劝楼上的那位,最好带去看看心理医生,如果不想搬走的话,就调整一下睡眠。”


“……那插手呢。”


“插手?”大天狗转身,“那就抓到跟踪狂,你觉得呢?”


 


茨木的榔头重出江湖,他把榔头在腰上绑好,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思前想后,他又去拿了件厚厚的外套出来,大天狗问你拿外套做什么,茨木说给你啊。


“给我?”


“我们今天晚上不知道要守到几点的,楼道那么冷,你又生病了怎么办?”茨木说。


“哪有那么容易生病……”大天狗回答,但他还是接过了茨木手中的外套,“你打算守一晚上?”


“帮人帮到底啊。”茨木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其实也是帮自己吧?她不哭,我们晚上也不吵了,你也可以安心睡觉……”


“那你晚上就可以不用管我了?”


“嗯,嗯?”茨木说完才觉不对,赶紧改口,“怎么会不管你!”


大天狗看着他。


“呃,我真的没有那个意思。”茨木想了想,“我不会不管你的。”


“我那间房间,不用了可以吗?房租我照样会付。”大天狗突然说。


“那你睡哪?”茨木吓了一跳。


“我睡你房间。”大天狗一种不许反驳的语气,“就这么定了。”


 


茨木也没反对,大天狗行动效率惊人,还没到深夜,他今天就开始搬东西。他搬来了他的枕头,他的睡衣,他的闹钟,他的手机充电器,虽然隔壁房间原本就很像画室,但这次貌似是彻底要变成画室了,大天狗像前两天一样抱把枕头放在床头。茨木明白大天狗之后会一直住在这了,觉得有些恍惚。


就这样就定下了?茨木不禁脑补起了他爸闲着无聊万一偶尔来他这里看看,一开门以后看见床上睡着两个男人的样子。我爸估计要吓死了,茨木忍不住想。


“没意见吧?”大天狗看着他说。


茨木连忙招财猫一般摆手,少爷,我不敢有意见的!


 


六楼已经是这幢最高了,但六楼上去还有一截额外的楼梯,连着一个可以爬到屋顶的小窗,这里是个绝佳的监视好位置,透过小窗正好可以看到六楼门前发生的一切,还不容易被人发现。茨木打开小窗,爬到天台上,大天狗也紧跟着爬出来。


天台比楼道还冷,夜风哗哗地吹,茨木这次学乖了,穿了条长裤。腰间捆榔头,手持手电筒,坐在天台摩拳擦掌,他看了看大天狗,大天狗什么都没拿的样子,披了个外套。茨木在墙根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坐下,大天狗要紧挨着他坐下,他制止了他。


“脏。”他指了指大天狗的裤子,茨木从口袋里挑了张估计是地铁口拿来的小广告,把它在自己身旁摊开,“你坐这上面,不会弄脏裤子。”


大天狗看了看屁股底下没有垫任何东西就坐下来了的茨木,欲言又止。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


他说了半截,又不说了。


“算了。”大天狗坐在他边上,笑了笑。


“什么这样?怎么样?”茨木没听懂。


“你觉不觉得你自己很会撩人?”大天狗眯着眼睛看他。


大天狗眼里带笑意,茨木吓了一跳,差点从水泥地上蹦起来。


其实青行灯以前也这么说过他,说他对人太好了,没自知之明的那种好,不论男女,尤其是酒吞,青行灯说茨木常年像是一块暖手宝,哪里需要暖哪里,傻呵呵地有求必应,认识他们这些年来,他给青行灯买过卫生棉,给妖刀姬找过学生证,甚至给堵在高速公路上的酒吞大老远的送饭。其实一开始他也觉得对大天狗好太正常了,很多事情没有改过来,他年纪小我就照顾他,他需要什么我就提供什么,茨木没有想太多东西,更不会把有些行为把撩人身上带,毕竟和朋友相处惯了,大家都习以为常,哪知天上掉下个大天狗,一切都乱了套,现在坐实了基佬之名,甚至在湾仔码头越走越远了。


“我没有……”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那为什么不给自己垫?”大天狗靠近他。


他们骤然靠得很近,鼻尖对着鼻尖。茨木睁大眼睛,脑子里转来转去转不出答案。对啊?为什么不给自己垫?他也想问自己了,好像下意识地对大天狗好成了他的习惯,而这种习惯在他成了自己男朋友以后更甚,他眨了眨眼睛,实话实说:


“不知道啊。”


“你喜欢我吗?”


大天狗问。


这句话问得认真,连茨木都听出来了,大天狗扣着他的肩膀,他能感受到骨节上的力量。天台的风吹得他的头发乱飞,他不擅长撒谎,更不知道现在怎么对大天狗撒谎,而他们的初遇确实是因为一个谎言。茨木也不知道自己喜欢不喜欢大天狗,他原来不喜欢男人的,这一点他肯定,但后来……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茨木很想找理由说是形势所迫,但明明不完全是这样,他们俩之间早就已经因为一朝一夕的相处而多了很多东西,超过了一个拙劣的谎,一个荒诞的相识,超过原本的室友关系。


他好像知道了怎么回答,这样想以后似乎什么都板上钉钉了,房间彻底变成湾仔码头,全世界都要知道他是基佬了。大天狗很耐心,他在等着他说话。


他张了张嘴。


一切就在这一刻戛然而止,因为就在这时,他们两个同时看见了一个黑影慢慢踱到六楼门口,然后停步!气氛一秒消失,茨木和大天狗光速起身,茨木看着大天狗一个箭步就跨出窗台,直接从扶手处往下跳,动作干脆利落,快如闪电。


茨木心里大喊少爷原来我一直低估你了原来你也很能打真是真人不露相!那个身型明显是男人的黑影听到动静,慌乱地下意识要跑,他急速往楼下奔,事情就在电光火石间,茨木也跨过扶手往下跳,大天狗已经快他一步追出去了,茨木急火火往楼下冲。


没有混乱太久,两个男人追一个男人,优势在谁处一目了然。黑影在楼道被大天狗一把用力抓住,他拼命挣扎,但大天狗的手牢牢地锁着他。茨木追到楼下,他目瞪口呆,从来没有想过大天狗的身手,现在只觉他外表太具欺骗性,根本不需要人保护啊!他原本要上去帮忙,但看见大天狗牢牢制着那个男人,就觉好像也不需要帮忙了,于是从裤兜里掏出手机准备报警,茨木刚按下数字的时候余光看见那个被大天狗指着的男人不知从袖子的什么角落掏出一把小刀,拼命挣脱准备刺向身后的人。


“大天狗!”他手机都扔了,刀锋的锐利在视野里无比清晰,他猛地冲过去,用力把室友往外一推。


刀尖扎进手臂,痛得茨木两眼一闭,几乎要晕厥了。


 


*


 


“所以最后是抓进去了?”青行灯削着苹果,看着手绑的像个粽子的茨木。


“我挨了一刀,大天狗二话不说揍了那个人一顿,警察过来以后,有那个带兜帽的女孩拿物证人证,确实是跟踪狂,证据齐全,先抓进去了。”


“你怎么那么蠢?”青行灯皱着眉头,“二话不说就去挡?还好只是扎到手臂,要是扎到要害呢?那我今天不是要来医院,是要去殡仪馆了吧?”


“哪有那么容易扎到要害的……”茨木干笑,用剩余能动的那只手抓了抓脑袋。


“你室友呢?”


“他昨天做了一晚上笔录,因为他动手打人了嘛,就多留了一会,我让他回去睡觉,他也不去,非要来医院,刚才说给我买中饭去了……”


“应该的。你帮他挡的啊,大哥,你醒醒吧,你真是我见过最傻的人了。”


“可我要保护他嘛……”茨木低头。


“再来一次十次一百次。”他轻声说,“我还是会挡的。”


“凭什么?你的命这么不值钱?”青行灯一摔苹果,声音骤然提高,“就因为你骗他说你喜欢男人?”


茨木吓了一跳,粽子般的手都吓得挥起来,他紧张地四下环顾,确认大天狗还没回病房:“你小点声!”


青行灯继续说:“我就觉得你就为骗他,又卖血又卖命……”


“我没有!”他连忙反驳,“我没有骗……”


“骗我什么?”有人说。


茨木和青行灯回头,就看见大天狗拎着一袋外卖,站在病房门口,面若冰霜。


茨木一咯噔,心脏猛地像是浸入极寒之地的海面。


“我听到了。”


大天狗缓缓走过来,把外卖在病房床头柜放下。


他轻声说:


“骗我什么?”






TBC




(其实一开始没有设樱桃的时候的设想确实是兜帽女孩就是STK,但后来觉得太便太了!不如就是樱桃两人甜甜的!就改了!下一章可能稍微虐点……)

评论

热度(1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