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husiastic

【酒茨】办公室恋爱要不得(上)

千川:

内容如题,互联网公司背景,搞技术的酒茨,傻白甜,HE预定。
最近发生好多好事!!世界怎么能这么美好??感受到了好多爱,无以为报,唯有产粮。


—————————————————————



“——酒吞,你对这件事是什么看法?”
清脆的呼唤响起,酒吞只得从手机上面无表情地抬起头。
“我想说的都已经跟八百比丘尼沟通过了,尊重HR端的处理决定。”

——这他妈都是什么事。
他在心里无声地抱怨,手指飞快地给下属回消息。

天气阴沉沉地,将要开始落雨。
他们四人围坐在圆桌边,小鲤鱼抱着笔电,向他投来求助的目光,妖狐向后仰靠在椅背上,摆弄着原本摆在桌上的手办,悠闲得好像今天的谈话对象不是他。
这个临时会议来得仓促,酒吞也只来得及弄清大致原因,运营部有个入职不久的小姑娘,来面试时就被妖狐看中,很快把人泡到手,又很快没了兴致,三个月一过便要分手,女孩子受伤之下提出离职。
这已经是妖狐来公司之后发生的第三例了,如今项目上线在即,正是工作量庞大的时候,人员流失影响严重,妖狐的直线HR小鲤鱼找他谈话,却又被他拉着手调戏一通,无奈之下通报了双方主管。

“妖狐,我知道你现在是怎么想的,”酒吞表了态,便轮到八百比丘尼开口了,她语气总是慢悠悠地,声音如同上好的丝绸,冰凉柔软,轻飘飘地滑过皮肤表面,空留下莫名的惆怅和疏离感,“你无非觉得如今项目紧张,建模工作又是你独立承担,不会给你太大处分,是这样没错,不过呢——”
她仿佛是刻意停顿了一下,将妖狐的注意力从手办上拉了出来,才不紧不慢地继续说:“——最近博雅刚好打算重新装修办公室,我正在思考有无必要给你们技术部单独做一块封闭办公区,免得大家编码工作受打扰,你觉得如何?”

妖狐的眼珠子都瞪直了。
蛇打七寸,酒吞了解这个下属,工作能力无需质疑,好美色这个毛病是死活都改不掉,当初来公司半是看上妹子多,让他每天只能对着一群老爷们,无异于是要了他的命。
他不动声色,听着妖狐老老实实地接受一通思想教育,到赌咒发誓以后再不敢乱吃窝边草为止。
愉快散会。

“整天祸害别的团队,你也不管着,回头给你团队也招几个妹子,让你感受一下别人的焦头烂额。”八百比丘尼边走边和酒吞说。
“能招得进来也是你们的本事,”酒吞道,“也罢,这样确实太没职业操守,回头我跟他再谈谈。”
“办公室恋爱要不得啊——”八百比丘尼拖长声音感叹了一句,“要是每个员工都能像你那位二把手一样省心,我们轻松多少啊。”
她对酒吞一笑,拐了个方向下楼去了。

我那位二把手。
酒吞边走边想,那家伙到底哪里省心?

他转过一道隔墙,回到技术部的办公区。
“挚友!你开完会啦!”一个令他头疼的声音嗷地刺入耳膜。
他的二把手一个鲤鱼打挺从工位上窜起来,抱着电脑就跑过来,拽着他袖子往休息区拖,“快来审一下这个功能我跟你说我想到了一个更好的实现方法blabla……”

酒吞被他拽着一只手,另只手腾出来,把歪了的衬衫领子往回扯。
他扫视一圈,其他人个个司空见惯一脸冷漠地专心编码,头都没有抬起来看老大一眼。
他的二把手还在他耳朵边上喋喋不休地描述自己经历了什么样的思考过程,中间受他这里学到的东西多少启发,他今天有多么英俊潇洒——话题总是会毫无预警地转到这个方向——他已经等了他多长时间——天知道这个会总共才开了半个小时。
那家伙走在酒吞前面拉着他,上半身却向后扭着,视线一直牢牢黏着酒吞。那双眼睛闪亮亮地,仿佛马上就要得到奖励一般兴奋着,而酒吞通常并不会给他太多夸奖,他真的不想接下来半个小时都被淹死在他回馈给自己的赞美里。

说真的,酒吞想,茨木到底哪里省心?
他就是个小智障。





茨木在公司里也算是个传奇人物。
现在这个团队是酒吞一手搭起来的,多半是名校名师养出来的学院派精英,无论在任何行业,野路子成才毕竟是少数,因此八百比丘尼将这份质量偏低的简历摆在他面前时,酒吞内心是拒绝的。
“高中毕业辍学,培训机构出来,边工作边补充学历?公司的招聘标准什么时候放低的?”他只看了一眼,就抬头吐槽。
“你再往下看看。”八百比丘尼手指往上划,一大串项目流入酒吞眼里。
圈子就这么大,酒吞自然知道这些项目的含金量,忍不住也起了几分兴趣。
“好吧,拉来面面再说。”

结果茨木来面试的那天,半小时刚掉了他团队里两个下属,到酒吞亲自把关的环节时,两人在会议室里面对面敲起了代码,八百比丘尼在工位待到下班都没人来喊她面试,只好自己去把两个较上劲的大男人拎出来吃饭,顺带在饭桌上完成了评估。
“明天来公司报道吧。”出门的时候酒吞拍了拍茨木肩膀。
他们都喝了一点点酒,茨木原本苍白的脸上有点血色,不知是被风吹得酒意上头,还是和他拼技术拼得太激动,路灯的光落在他眼里,映得那双年轻的眼睛明亮异常,让酒吞也有一瞬间的恍惚,好像看到了初出茅庐时的自己。

茨木也确实没有辜负他的期望,一来就迅速融入项目,动手能力又强,一干程序员较起了劲儿,一时间技术部整个氛围热火朝天,开发进度跑得飞起,于是半年后茨木就升了级,正式成为酒吞的副手,最难得是他一颗红心向酒吞,酒吞说东绝不往西,教其他部门leader们眼红非常。

只有酒吞知道,他给自己找了个多大的麻烦。

茨木从来的第一天起,看着他的眼神就像是饿狼看到了肉一般,毫不收敛,他自我解释说是入行后从没被如此吊打,遇见强者太过兴奋,今后只想追随酒吞,酒吞在哪里他就去哪里,酒吞就是他的领袖他的神云云。
他心不跳气不喘地吹了十分钟没停,酒吞听得都头大,敷衍说工作之外大家都是朋友。没料到茨木眼睛一下子就绿了,充满渴望地问酒吞:“那我们以后也是朋友啦?”
一入职就上杆子要跟主管做朋友的员工,酒吞这么多年还是头一回见。其他人都在装死看戏,而茨木眨巴着眼睛在等着他的回答。
这他妈什么展开。酒吞心想。
但那小兔崽子的眼神热切无比,一心一意地盯着酒吞,仿佛此刻酒吞肯应了他,对他而言会是莫大的恩赐。
最后酒吞还是点了下头,算作回答。

然后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智障,一群智障,白养你们这么多年。
技术部正全体围着茨木听他讲新思路,酒吞看着这画面实在恨铁不成钢,但凡当时有一个技术比新人茨木厉害的,他都不会沦落到如今身上天天挂着个大型犬的地步。
丝毫不知自己正被老大嫌弃的程序员们此时已经炸了锅,将茨木围在中间一口一个“卧槽厉害了哥”“咋想出来的啊哥”。
“是挚友教的好!”茨木咧着嘴被推来挤去,努力伸长脖子去看人群外面的酒吞。
酒吞见他那副傻样子,忍不住有点想笑。

程序员是一个很奇怪的群体,他们之中的一部分自嘲地将自己称为“码农”、“程序猿”,另一部分则自豪地叫自己作“攻城狮”。
或许像茨木这样的家伙,正能够被称作后一种吧,年轻,热情,拥有不可预见的成长潜力。
他是团队最前线的战士。

身上突然扑来一个重物,酒吞回过神来,见茨木那张放大的脸在他面前,条件反射地向后缩了一下。
“挚友!我讲完了!接下来是你的讲话时间!”
茨木整张脸上都写满了我是不是很棒很聪明很机智快来夸夸我我已经期待得要爆炸了。
好吧,酒吞决定小小地妥协一下。
“嗯,这次你确实立功了,忙过这段时间给你奖励,想要就赶紧从我身上下来。”
他揪着茨木的衣领子拎远,茨木得了口头承诺,乖乖任酒吞把他扒下去,也不问到底是什么奖励,嘿嘿笑着回工位去了。

真好糊弄。
酒吞看着他走路都发飘的背影,思路不知不觉从项目的进度上跑偏,开始认真思考起奖励的问题来。
然而想着想着,他发现他并不知道茨木喜欢什么。
日天日地的酒吞大爷头一次犯了难。



tbc
—————————————————

想摸办公室题材好久了,手游开发团队设定,游戏名字……可能叫御魂师(。
写到一半沉迷公司组织架构停不下来怎么办!!!

评论

热度(1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