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husiastic

【维勇】如何成为合格的将军夫人 21(ABO)

kitabinn:

**星际架空AU, ABO设定
 联邦上将alpha维克托X帝国军校指挥系学生伪beta omega勇利 的设定
他们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被短篇折腾了好几天!!!隔辣么久的更新,感谢大家还没有取关【你】


本子的刊名定下了,叫《星辰之际》


尽力会在开预售前写到尾声的【】


目录: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


维克托没有回答,但很显然,这个问题的答案对两人来说已然心照不宣。


他站在落地窗前往外看去,几辆飞行器在远处化成一个小小的黑点,晃动着消失在高楼的背后。巨大的人造太阳悬挂在半空中,散发出一片温暖的金色光芒,耀眼得让人睁不开眼睛,维克托忽然想起了第一次在训练场里见到的勇利。


刚刚加入训练场的维克托恰好是处于最艰难与压力最大的时候。因为失去了首席指挥官,军部群龙无首的状态持续了非常长的一段时间,只要有一点地位的人都对指挥官的位子虎视眈眈,但却一直没有人肯真正出手。随着军部的重整事宜一天比一天紧迫,作为前任指挥官的儿子同时表现也非常优秀的维克托,瞬间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有人向他送上奉承与谄媚笑脸,有人在暗地里的把他贬得一文不值,也有人当着他的面便开始冷嘲热讽。其他几位军团长把他视作专门用于栽桩嫁祸的傀儡,军部里看不惯他的人足以从军部大楼排到联邦首都的城门之外。几乎每一个角落都充斥着尔虞我诈,稍有不慎便会在种种阴谋阳谋中送了性命。


不仅仅是军部,内阁同样也是一片混乱,只要是身处于这个圈子当中,你便不能完全肯定自己是否能见到明天的太阳。这样所谓的和平时代比在战争中更为可怕,身处于战场当中,人们起码还能够知道自己是死于虫子挥舞的凶器还是机甲射出的炮弹,而在当时的联邦,死得无声无息的人每天都会出现。


维克托在这样的情况下不得不加倍小心翼翼,他在那时候唯一的好友是机甲。通过某个契机,他发现了模拟训练场这个地方。不得不说星网确实是一样好东西,能够允许他暂时脱离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身份,以另一个名字沉迷于机甲对战当中。


从开始便保持全胜记录的维克托稳步提升着他的积分,一步步开始了对排行榜的挑战。刚刚完成了一场对战的他一走出房间,便被隔壁场地的喧闹吸引了注意力。宽敞的场地中央,一架深蓝色机甲正举起光刃挥向自己的对手,在快速移动之间留下了几道残影。


维克托能看得出来,操纵着深蓝色机甲的人并没有受过系统地训练,但却非常熟练。他的攻击出乎意料地干脆利落,防守也几乎找不到破绽,出手的位置永远恰到好处,把对手压制得喘不过气来。这场对战已然变作了深蓝机甲的一场完美演出,他成为了对战场上的焦点,如同夜幕中最为闪亮的珀斯星*,让人移不开目光。


那是维克托第一次见到勇利,仅仅一眼,他便对那位名为“Yuuri”的驾驶者生出了浓浓的兴趣。对于他来说,要查一个普通人并不难,当他真正认识勇利的时候,对方的底细他早已一清二楚。


而后经历过数次约战的二人在对战场中逐渐变得熟稔。勇利像是足以把黑暗驱逐的那束光,又像是冬日中温暖的太阳。他在不经意间一点一点攻破了维克托内心对外界建立的墙,成为了唯一进入了维克托的好友列表的人。


回忆如潮水般从脑海深处朝他涌来,维克托垂下眸,转身把铺在桌面上的文件拂开,指尖在某处轻轻一按,桌板发出了极轻的“咔哒”一声,在美奈子惊讶的目光下,从暗格中拿出了一个黑色的盒子。


“这是我和勇利在2V2比赛当中赢下的,两个超S级核心。”他打开盒子,那里面躺着一个机甲核心,不知何种金属构成的表面流光溢彩,这是属于勇利的奖品,而属于维克托的那一个如今正在Bacchus身上,“我原本打算等勇利来了首都,亲手交给他的。”


但他却始终没能等到对方联系自己,维克托无奈地抬手揉了揉额角,好不容易从军校里找到了人,对方却又忘得一干二净。


第一次听说到这一层故事的美奈子神色复杂,她的语气中带上了歉意:“抱歉,维克托,我……”


银发青年阻止了她接下来的话:“美奈子也不知道勇利究竟会忘掉什么吧。”只要勇利已经回到他的身边就足够了,维克托这么想到。他一边小心翼翼地合上盒子,指腹轻轻在摩挲着盒子的边缘,声音极轻地对自己道,“也是时候该把它还给勇利了呢。”




啊……实在是太羞耻了。


意识刚刚回笼便冒出了这个念头的黑发青年躺在床上,包围着自己的那股Alpha信息素气味压抑住了他体内的焦躁与空虚。勇利皱了皱眉头,悄悄地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在确认房间内除了自己外再没有其他人后,飞快地钻到被窝里捂住了热得像是要烧起来似的双颊。


“嘶!疼疼疼!”腰臀处传来的酸痛让勇利不由自主地倒吸一口冷气,他整个人缩在棉被下,五官皱成一团,颤抖着伸出手正揉着自己的后腰。勇利的脑海中忽然想起了造成自己腰痛的起因与过程,不由得变得更加面红耳赤。


维克托竟然把自己标记了!?他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脸,脸颊上的微痛感让勇利不得不确定这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勇利的身体早已被维克托清理过,但体内那股灼热的感觉却久久未能退去。他用力地揉了揉自己的脸,那时候的自己实在是太奇怪了,居然还对维克托说出那样子的话,简直和发情期的Omega毫无区别……


等等,不对。


勇利“哗啦”一下拉开被子坐起来,腰臀的强烈酸痛感让他忍不住呲牙咧嘴了一番,他皱着眉揉了揉自己的腰,内心的疑惑被越放越大,口中忍不住喃喃:“发情期?”


他明明是Beta,为什么会像Omega一样发情?生理课上从没说过Beta能被Alpha彻底标记的吧?既然不可以,那现在这个全身上下,几乎由里到外都散发着维克托味道的自己是什么状况?


勇利脑海中的问题一个个争先恐后地冒出,把他的思绪搅得一团糟。单凭自己的胡思乱想是找不到答案的,勇利这么对自己说道。他小心翼翼地爬下床,把沙发上那件维克托的大衣披在身上,蹒跚着往门外走去,他打算去问问维克托,那时候的维克托看上去一点也不惊讶,估计早就知道了些什么。


此时的别墅里一片安静,维克托的机器人们不知道都被安排去了哪里,平时总爱在走廊上跳来跳去的马卡钦现在也许窝在自己的房间里睡得正熟……想起马卡钦来的勇利忽然回忆起某些画面,忍不住脸上一红。


“维克托?”他喊着银发青年的名字,扶着栏杆缓慢地沿着走廊往前走去,直到他走到书房的门口,厚重的木门内隐隐约约传来了交谈的声音。


维克托在和谁说话呢?勇利站在门口处犹豫了几秒,正准备抬起手来敲门时,另一个声音却恰好传到了他的耳中。


“你打算把那些事情告诉他吗?”


是美奈子老师,她原来和维克托是认识的啊。勇利有些惊讶,他缩回自己的手,决定继续听下去。


“勇利不是说过,即使他忘了,也会想起来的。”维克托回答道,“我会等他想起来的。” 


勇利心头一跳,他忘了些什么?是和维克托有关?


“那就是继续把他是Omega这件事给瞒下去……”


厚重的木门忽然被黑发青年用力地推开,书房内的两人愕然地转过头,勇利脸上满是难以置信,他的声音有些颤抖:“你们刚刚说……我是Omega?”




勇利抱着被子在Kingsize的双人床上打了个滚,烦躁不已地把自己的头发揉得一团乱。


那天维克托和美奈子在一开始几乎同时向勇利否认了他们在不足一分钟前说过的话,显然不相信的勇利板着脸盯着书桌后的银发青年,后者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指向勇利的身后:“咳……我们刚刚是在说他。”


勇利回过头,一架家用机器人从他身后缓缓驶过,红色的指示灯甚至还朝着他的方向闪了闪。


“维克托——”你是在当我是傻子吗?


“好吧。”维克托无奈地撑着额头,还没商量好隐瞒的方法便被当事人抓了个正着的两人最终选择了向勇利坦白了一部分的真相。


据美奈子老师所说,当年拿到检查报告的她为了让毫无顾虑地报考军校,考虑再三后,自作主张地为勇利注射了抑制剂。


勇利自然也清楚这所谓的真相并不能全信,有几分是真,几分是假恐怕也只有美奈子老师自己才知道,不,也许维克托也……勇利把头埋在枕头里,长叹了一口气。


至于“他忘记了什么”这个问题,美奈子和维克托不约而同地坚定选择了避而不答。


所以他究竟忘了些什么啊?


勇利因为突如其来的发情期被美奈子老师强制休息一段时间,维克托虽然也待在家中,但自从那天后便把大部分时间耗在自己的工作室当中,大概正忙于制造新的机甲,找不到维克托来纠缠答案的勇利只得独自一人纠结着同一个问题。


手腕上的通讯器忽然震动了一下,屏幕上显示出来自披集的信息:


【勇利,要一起来模拟训练场试试机甲对战吗?我听光虹说,你也有买头盔的对吧!】


前段时间军校在星网上公布了期末考的成绩,勇利的联邦史不出意料地全科后腿,好在他的总成绩在加上额外分数后恰好压线,也算是成功晋级资格赛。不知道浑浑噩噩了多少天的勇利在收到信息后才忽然想起来,资格赛开始的日子也已经近在眼前。这场比赛是正式允许所有参赛者使用机甲进行战斗的,也难怪披集会对机甲对战如此上心。


【好好好,你等我一会儿。】


“头盔,头盔……噢原来在这里。”勇利在自己的房间里翻箱倒柜一番,终于在衣柜的角落里翻出了那个尚未开封的箱子。他面对着崭新的头盔捣鼓了好一阵子,直到披集发来了催促的短信,才把它小心翼翼地带到了头上,他的耳边迅速响起了有着几分熟悉的机械女声。


“正在进行虹膜扫描。”


“扫描成功,正在进行身份认证。”


“身份认证成功。正在读取信息。”


勇利耐心地等待着,直到眼前出现一片亮光。他看见了一片极其宽阔的空地,它的中央突起了一块巨大的平台,线条流畅,造型极为帅气的深蓝色机甲矗立于平台之上,仿佛正往勇利的方向看来。


勇利惊讶地瞪大双眼,界面下方的进度条恰好走到了最末,系统女声再一次响起:


“欢迎回来,Yuuri。”


========


补个注释


珀斯星: φως  意为光明



评论

热度(6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