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husiastic

【冰上的尤里】【维勇】为谁而舞

雨定尘v:

维勇】《为谁而舞》


 【冰上的尤里同人】


 【维克托x勇利】R18


  文/雨定尘


 


 


还是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好像在做梦一样。


居然能够赢过那个天才少年尤里奥,心脏还在砰砰砰的跳,指尖还在兴奋得颤抖。


比赛结束后,从赛场出来维克托就被记者媒体团团包围,勇利除了为自家温泉打打广告外并没有打算解救他。


美奈子和西郡一家硬拉着所有亲友晚上在温泉屋举办庆功宴,小小的乌托邦胜生也是很久没有聚集过这么多人了呢,话说……自从维克托来了之后,也带动了很多慕名的人来这个小镇长谷津旅游,连那个历史上根本没有,其实只是忍者游乐设施的假城堡都多了不少人光顾。


这些人全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只是为了这个人才聚集在这里。


勇利看着被亲友团团包围敬酒的维克托的侧脸,他的耳朵有些红,看起来喝了不少。他很喜欢日本酒,而且本来就是很绅士的人,对于敬酒几乎是来者不拒。明明是自己的庆功宴,但是主角仿佛不是自己啊。


勇利手掌撑着自己的脸颊,手肘撑在桌子上,他作为今晚的主角反而是很清净。


刚刚也喝了一些酒,本来就不胜酒力,已经开始有点眼前发晕,加上本来从比赛完就一直觉得轻飘飘的,好像在云上做梦。


喝得脸红红的勇利朝被团团包围的维克托那边挑起泛红的眼角,轻轻抿起嘴笑了起来。


这个人还是这么有魅力。


他到底多有魅力你不是应该最清楚了吗?勇利。


是多有魅力才会让你从小注视到大,一直看着他冰上的身姿,一路崇拜并跟随着他的脚步,眼睛根本没法儿从他身上移开,哪怕只是一点点,也想缩短你们之间的差距。


勇利甩了甩头,从桌子上爬了起来,悄悄溜出了门,被维克托吸引了注意力的人们完全没有发现少了一个人,只有维克托望向了关门的方向。


吹了吹外面的冷风,勇利似乎清醒了一些,他一路醒酒散步,不知不觉走到了芭蕾舞教室前,这个他小时候最常待的地方,就在昨晚他还在这里通宵训练。


勇利抿了抿嘴,拿出美奈子给他的钥匙轻轻推开了门,里面的电闸没有拉开,不能开灯,勇利也不想浪费电,仅仅拉开窗帘让月光洒进来。


从地板上走过,指尖摸过冰凉的镜子,他才有了一点真实感。


自己真的赢了,维克托会留下来了,当他的教练。


想到这个勇利傻笑了几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半在月光下,一半在阴影里,抖动指尖,比赛时爱即Eros的舞曲旋律在脑中回荡了起来。


鬼使神差地,勇利踮起脚尖,一手画了个半圆缓缓绕到腋下的位置,另一只反手绕到脑后,指尖放松下垂,脸也顺着手部动作侧向镜子一侧,眼睛缓缓望过来。


他出来时没有戴眼镜,醉酒泛红的眼梢低垂,脸上酡红,月光下媚眼如丝,面带春情。这是他昨晚做了百来遍的动作,醉酒后似乎做得比赛场上更传神,大概是酒精引出了心里的一些什么渴望。


Eros,译为性爱,爱神,永生神中数他最美,他使人全身酥麻,让所有神和人的思谋和才智尽失在心怀深处。


舒展修长的手臂,勇利回忆着今天发生的一切,仅仅是一天,却长得像一个世纪。勇利轻轻在木地板上舞动起来,这里的地面冰凉,就像冰面。


那时候他在舞动旋转中每次把目光投向维克托,那个人都在专注地看着自己,微微笑着,蓝色的眼睛里快溢出来的深情,好像在看着自己的爱人,他们外国人都那么多情吗?对谁都……


原本想好的故事是迷倒全城姑娘的男人,在得到城中最美丽姑娘的心后便狠心离去,可是那样的角色,勇利实在是没有办法代入自己,实在要说的话,维克托更像是这样的人,迷倒了所有人,找到灵感或是更优秀的人后便会离开。


花花公子设定并不适合勇利,所以他让自己成为了女子,迷倒全城男人的女子。


这样的想法让勇利突然羞耻得红了脸,看向镜子的眼神更加迷离滴水。


“啪啪啪!”


后门口传来一声口哨,随后是一阵掌声。


“维……维克托?”勇利惊慌地停下了动作,几个趔趄差点摔倒。


维克托扶住了他的腰,舔了舔嘴角说:“真是美味的炸猪排盖饭呢。”


自己惊慌中随口说的梗怎么整日被他这么戏谑地挂在嘴边,好像显得自己很幼稚一样,勇利自己站稳了有些不好意思。


“嗯,因为我们约好的……”话还没说完,勇利看维克托一脸茫然的样子,怕是又忘了赛前“成为最美味的炸猪排,让他只注视着自己”的约定。


勇利沮丧地皱了皱眉头,不动声色地远离了维克托一步。


还在苦恼自己到底忘了什么的维克托没有发现勇利的沮丧,微笑着抚摸自己的下巴问:“所以说,真的是按照吃炸猪排盖饭的感觉来滑的吗?”


像被看透了秘密,勇利紧张起来,结巴着问:“我做得……不好吗?”


看他突然紧张起来,维克托抱歉地哈哈笑了几声,挥动手臂示意他不要紧张。


“只是觉得一个晚上而已,你的变化很大呢,感觉上……嗯……”维克托绞尽脑汁想不出怎么用日语来表达,灵光一闪用了勇利用过的句式,“非常的Eros!”


勇利松了口气,他很担心他不够优秀。背对维克托摸着舞蹈教室的用来压腿的横杠,缓缓开口:“其实我觉得像Eros这种热烈狂野的花花公子并不适合我,你知道的,呃……我没有恋爱经验……”


勇利不擅长说谎,尤其不擅长对自己崇拜了那么多年的偶像说谎,只能把真相说出来。


男子变女子,这种雌雄混乱的大胆想法他除了美奈子谁都没有告诉过,现在要在维克托面前亲口说,自己是以最美的女子的身份完成的这个舞曲,实在令人羞耻。


勇利不敢看维克托,但他知道维克托在认真听。


“我让美奈子老师教我女性化的动作,我不是美男子,我是城里最美的女子,全城的男子都为我失去理智、为我疯狂。”勇利咬了咬牙转身,不甘示弱地扬起下巴看着比他高半个头的维克托。


维克托听到了他的说辞,并没有想象中的吃惊,也没有觉得他乱来,反而微笑着挑了挑眉道:“果然……”


维克托走到勇利身后,嗅了嗅他的黑发,说:“所以这份炸猪排的味道很不一样呢,非要说的话,更像是红酒牛排呢。”


勇利被这个吃货打败了,无奈地叹了口气。


维克托反倒柔和了眼神,揉了揉那头柔软的黑发,说道:“没想到我的小猪没有变成王子,却变成了公主,不,女王。”


维克托倒退了一步,一手背在身后,一手向前摊开,九十度弯腰邀请。


“可有幸邀请您为我单独跳一曲,我的女王陛下。”


勇利觉得身为男人心脏都漏了一拍,月光撒在维克托柔顺的银色发丝上,睫毛透明得像精灵,蓝色的眼睛透过滑下来的银色发丝看着自己,绅士地等待着自己的回应。


勇利愣了很久,但是维克托依然保持着弯腰的动作,勇利笑了一下,把手缓缓放进维克托摊开的掌心。


“啪!”


勇利没有让维克托握住他的手,反而轻轻拍开了他的手掌,连维克托都有些吃惊。


勇利暧昧地微笑着脱下自己厚重的羽绒外套,只留下紧身的黑色裤子和白色短袖。


维克托马上理解了,这已经不是勇利了。


这是Eros。


维克托饶有兴致地看着勇利在自己面前转动双臂,甩头轻笑。他在比赛的时候用发胶把所有的头发捋到了脑后,但是现在柔软的黑发随意的散在额前,随着动作甩动着发梢的汗珠,更加雌雄莫辩。


裸露在外面的手臂肌肉紧绷,肤质在月光下细腻光滑,从他绷直的指尖就可以看出力道从身体灌输到手臂,一直到指尖都毫不放松,每根手指的活动都在他的控制之下。


勇利绕着维克托做了几个跳跃动作,绷直的脚尖点地,在地板上发出了落地的清脆的声,虽然这里不是冰面,但是从小有芭蕾功底的勇利还是能够轻易在木质地板上跳跃旋转。


 


我是迷倒全镇美男子的女人,眼前这个男人也不例外。


 


曾在维克托面前多次练习过这一段,但是这是第一次,带着这样的情绪为他单独表演,一场——个人演出。


这样的想法让勇利自乱了阵脚,几乎要左脚绊右脚,还好掩饰了过去。


勇利对自己说,冷静一点……自信一点,你是这个世上最美的女人,颠倒众生,此刻是你最具魅力的时候,你全身都在散发着荷尔蒙。


你要问为什么?呵,你在为谁而舞,只有你自己知道。


口口声声对美奈子老师说你要成为迷倒全镇美男的女人,只有你自己知道你使尽全身解数是为了迷倒谁。就算换成女性角色,你也还是这么没出息,你的目标、你的心只在一个人身上罢了。


你不是多情的Eros,你是钟情的勇利,你在为谁跳舞,你在为谁美丽,你自己最清楚。


 


勇利稳住自己的脚步,展开痴迷的笑颜,学着维克托一开始对自己做的那样,用手指勾住他的下巴,让他看向自己,只一下,马上放开。


 


看着我,注视着我,你的眼睛只能注视着我,你的目光只能驻足在我身上。 


我比任何女人都好,你怎么能看她们?快点抛弃你所谓的理智,沦陷于我。


我现在是最美的,因为我在为你跳舞,为了我最爱的人。


其他的人我不在乎,我只为了我最爱的人美丽,只为了留住他而起舞。


 


勇利的脚步踏得更稳了,他的眼神坚定,无论转到哪个角度目光都会投向维克托,他的眉梢带情,眼尾带着电。


勇利在维克托的目光下比比赛时更放得开了,他扭动着瘦下来的柔韧腰肢,大腿在接续步时暧昧地互相摩擦。经过剧烈的运动,勇利的喘气声变大了,回荡在小小的舞蹈教室里犹为明显,他无意掩饰,张着嘴吐露着红色的舌头,脸色绯红得像醉酒。


维克托发现自己已经无法从这张脸上移开视线,他见过太多的美人了,勇利这张亚洲人平凡无奇的面孔实在在其中并不突出,即使摘了眼镜也仅仅是小男生的清秀。


但是当他在冰面上舞动起来的时候就完全不一样,他的眉梢、他棕色的眼睛、他的睫毛、他的鼻子、他小巧的人中、他的嘴唇,全都湿漉漉的,像从水里捞起来的,生动诱人。


别人看起来最平凡的地方,在特定的情况下会变得如此耀眼夺目。


勇利,简直是宝藏。


维克托舔着自己的嘴唇想,但是……是什么特定的情况呢?明明这孩子一开始单独面对自己还是那么紧张无措,几乎要绊倒,为什么突然变得如此炙热火辣,举手投足都像一只小手在勾他。


勇利是不喜欢去争夺的人,现在却充满了攻击性和非赢不可的执着。


啊……原来是因为自己啊!为了争夺自己。


维克托突然像大型猫科动物一样收缩瞳孔变得兴奋起来。为了留住自己吗?这只雌性咬死了所有对手,在对自己展现最美丽性感的一面,只有自己看得到一面。


心领神会的两人眼神间都能激出火花,勇利打着圈的绕着维克托舞动,维克托也像着了迷似的跟着他转动,专注地注视着,看着勇利的美丽由量变到质变,由小猪化蛹成蝶。


无法呈现在地板上的冰面动作勇利全都做了替换和改动,他现在反手抬起自己的手肘,从下而上舔舐着自己的手臂,红红的舌头留下晶莹的水痕。


勇利抬起那只手,平展开来,这个动作如果在冰面上本应该滑行起来,但是这地板再光滑也滑不起人来,他只能用踮起脚尖来代替。小腿的肌肉绷出柔和的线条,绷直的足尖穿着白色袜子立在地板上。


维克托轻笑着向前一步,两只手握住勇利的腰身,施力把整个人抬离了地面。维克托转动腰部带着怀里的人一起转了半圈,勇利触地的足尖在地板上画出一个半圆,恍若在冰上。


维克托收了力把人带进自己怀里,勇利也早就因为怕被甩出去牢牢抓住了他的手臂。


“勇利做得真的很好呢,我都觉得你就是最美的女人。”维克托抚摸着勇利的下嘴唇,之前就觉得好柔软。


“咳咳咳……只是错觉,我是男人啊。”


无论多少次,这样靠近维克托还是会窒息呢,勇利抚着心口尴尬地微微逃出维克托的怀抱,扶着压腿的栏杆休息。


“但是……还差了一点。”维克托的声线听起来低沉诱惑,就在勇利的耳边说话吐气,“Eros,性之爱,情欲之爱,勇利做过爱吗?”


说完,维克托含住了眼前这颗通红肉感的耳垂。


“爱爱爱……爱?”勇利涨红了脸,脖子也一起红起来,几乎要冒烟,外国人都这么开放吗?


看着勇利从脸红到身体的样子,维克托爽朗地笑了起来,大概是文化不同,东方人似乎很羞于提起性。


“我忘了,勇利可是连女朋友都没有谈过。”


“维克托!”勇利有些责怪又无奈地喊着他的名字,被西郡家三姐妹笑话就算了,怎么连维克托都这样。


维克托勾住他的下巴,让勇利转过头看向自己,额头抵着额头,长长的睫毛几乎要刷到勇利的脸上。


勇利瞪大了眼睛,心跳又开始飚高,又是这么近!太犯规了。


“那么,勇利……和我试试怎么样?”


“诶?”勇利吃惊地几乎要逃开,还好维克托早就料到,按着他的肩膀把他困在自己怀里。


“勇利看起来不太喜欢我啊,不是说好的要一起吃炸猪排盖饭的吗?我可是最喜欢小猪猪勇利了呢!”


“不……不是……”怎么可能不喜欢?


“啊,我知道了,我比勇利大了四岁,勇利肯定觉得我是个老男人呜呜呜。”维克托耷拉着眼角一副对手指的委屈样。


“不是的,没有!没有……不喜欢维克托。”


“所以是喜欢吗?勇利。”维克托眼里带着笑意,刚刚委屈的样子明显是装的。


勇利心里一怔,抬眼看着面前镜子里两人的样子,维克托把他圈在胸前,贴在心口,是他从未想象过的距离。从小就关注这个人,在电视里、在报纸上、在网络中,不断地把他当成目标追逐这个人,和他养一样的狗,和他一样喜欢花滑,总算是能够远远地看到他的真人。


但是现在这个梦想中的人离自己这么近,后背就能感受到他的温度。这个人真的是人类吗?为什么他一出现就可以改变长谷津惨淡的旅游业,就能改变自家温泉屋无人问津的现状,甚至连自己惨淡的人生都似乎看到了希望,遥不可及的梦想似乎也能抓住,他真的不是幸运神之类的吗?


“喜……喜欢的……”勇利低垂着头,让刘海遮住自己的眼睛,根本说不出违心的话。


1车厢




2车厢




各位旅客,到站了,欢迎下次乘坐

评论

热度(25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