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husiastic

[维勇]喜欢了多年的人近来好像特别喜欢撩我(HE一发完结)

萧昱然🐤:

CP:维勇


字数:10431字


summary:他忽然发现,自己在对方眼中,竟然一直都这么好。




双向箭头主剧情走向+小部分论坛体穿插


*括号里为颜表情,请自行脑补用颜表的小勇利,他真可爱////


爆肝一整晚写完差点儿昏厥,总之感谢你的阅读 ❤


 




↓↓↓




Title:喜欢了多年的人近来好像特别喜欢撩我


所以他到底喜不喜欢我?


 


Content:如题。


题主有一个喜欢了多年的人,从小时候就很崇拜他,做了多年的迷弟,一直默默无闻,甚至小透明到前段时间遇到他问我“要不要合影”时,还直接掉头就走掉了。但是最近因为一些职业上的原因,这个人忽然搬来了题主家里住,而且根本没有离开的意思,导致题主这段时间以来一度徘徊生活在幸福与尴尬苦恼的交界处。


在这里先简单说一下题主的生活背景吧。题主的父母在一个偏远的小城里开店,做些不赔本的小生意,平时家里的生活条件不算特别好,但也不差,从小生活得挺快乐。


题主本人是个运动员,竞技水平中游偏上一点点(没谦虚没骄傲,网上的粉丝们都是这样评论的),长相的话,题主倒真的没怎么看过网友们的评价,毕竟作为吃货,题主其实并不太关心这个,但总之是个易发胖却也擅长快速减肥的体质。


题主选择这个职业的初心其实很简单,小时候看过喜欢的人的一场比赛,觉得这个人真是太完美了,于是题主在那之后开始涉足喜欢的人所参与的领域,虽然这样并不能真的接触到他的生活,但还是在追逐偶像的过程中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了这项运动,以至于到了今天竟然也发展成了本职业(害羞)


至于题主的暗恋对象,是个从各方面来说都非常优秀的男人,非常,非常,非常——的优秀!可能有人会说题主夸张,但题主从小就拿他的海报贴墙纸,这么多年早起晚睡,每天睁眼闭眼就能看到,实在是觉得没有人比他长得更好看了。


题主喜欢的人是个长相很英俊的外国人,蓝眼睛白皮肤,个子非常高,身材也很棒,属于那种女人看了脸会嫉妒他的长睫毛,男人看了会身材会羡慕他的巧克力腹肌的男人。


关于为什么会喜欢他……答案参考上面选择了现役职业的原因说明。以及再次强调,他真的是个非常,非常,非常优秀的男人啊(捂脸)


 


啊,他在催题主去训练了,先离开一下。也不知道开这个题有没有人在看,总之下个休息时间再来(挥手)


 


题主:Yooooori  时间:xxxx年xx月xx日


 


 


 


胜生勇利,日本花样滑冰选手,年龄23岁,在竞技运动项目里,仍处在一个不算年轻也不显老的年龄。


他的家乡是可以听见海鸥歌唱的九州长谷津,背靠日本独有的天然温泉口,前瞻少有人问津的新海与光洁的海岸沙滩。在这个安静的城镇里,性子温吞的花滑选手没有任何问题地生活了十八年,才像只胆小却又想冒险的蜗牛,探着颤巍巍的触角,一步一步离开熟悉的城堡。


而现在,离家五年重新归来,向来习惯独来独往的他遇到了二十三年以来最大的人生问题,喜欢多年的男人在一夜之间忽然成为了自己的私人教练,甚至理所当然地搬来行李,与他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分享蜗牛一直以来独享的所有的快乐。


十几年埋藏的隐私顿时消失全无:吃住同行,三餐起居,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日子日复一日,连自己房间里贴满那个外国男人的海报的模样都被看了个光——勇利怎么也没想到隔壁家的三胞胎八卦心那么强,竟然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别有心思地保存了他的房间照片在手机里;而他那位随时散发荷尔蒙气息的教练只是露出笑容勾了勾手指,三姐妹便二话不说,以三个标准的土下座的姿势,一边尖叫着一边双手奉上高清大图。


那些已经被撤下来的海报仍旧保存一新,从男人还是长发未成年的少年时代便开始记录:那年的维克多还拥有着阴柔美丽的外表,设计中性的比赛服,堪比顶尖芭蕾舞水平般的优雅的身姿——这些全部都留在照片上,甚至连赛后收到的粉丝送来的娇艳欲滴的新鲜玫瑰拢在他脸庞旁时,都不及他相貌的万分之一的美好;再到后来,他从稚气走向成熟,从柔和过度到英挺,照片海报里的少年逐渐蜕变成一个英俊的男人,举手投足都带着成年男人特有的果决与断然。


 


然而,这个本该只在他房间的海报上,或是他赛场上的同场竞技对手中出现的完美男人,有朝一日竟然走进了他房间前的走廊,敲着门一遍又一遍问他要不要一起睡,喜欢吃什么,谈过几次恋爱,有没有暗恋的女孩子,甚至赤条条地与他一起泡温泉,仿佛对彼此没有任何秘密。


这样的相处变成了一双手,挖掘着他生活的每一个细节,连带胜生勇利所有隐藏的爱慕和他独有的纪念,都被从记忆深处里挖了出来。


 


“……所以说,这里的步伐你选得实在是太繁琐了,无论能完成与否,都会对你的体力造成负荷,很容易影响到后面的完整发挥。我现在对你的要求不高,降低跳跃难度系数,把握好你该有的表演分,花样滑冰的水平有多优秀不全权取决于你的动作难度系数,而是……”


维克多停了下来:“勇利?你在听我说话吗?”


他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的勇利,对方正安静地趴在冰场的外沿护栏上,下巴抵着手背,双眼目不转睛地盯着维克多点在文件上的手指,时不时地点点头——当然,这是一种漫无目的的动作,他甚至连维克多停下说话都没有察觉,只是在下意识地行动罢了;如果不是维克多有多了解他不在状态的模样,一定是会被这幅认真的表情骗了过去,还会感动地拍拍手要他进场练习。


但现在,勇利分明就是在走神。


周末下午的练习照例在冰场进行,提前清过场的场地显得萧条,灯光,冰面,小音箱,维克多听到自己拔高的声音一圈一圈地回荡,像是扩散器或是鸣叫的喇叭,可无论如何都唤不醒不在状态的勇利,这点令人倍感挫败。


维克多掏出一只黑色的原子笔,俯下身子趴在围栏上,他拧开笔帽,把勇利挽起袖子的手臂当作画纸似的,一笔一画认真画了起来。


鼻尖的触感有些微凉,纤细的笔尖来回搔着敏感的皮肤,感觉到痒意的勇利终于回过了神来。看着维克多趴在自己的手臂前画着什么奇怪的图案,有那么一瞬间勇利还没搞清楚状况,下一秒他眨了眨眼睛,忽然就红了脸,下意识地想要把手臂抽回来。


维克多几乎是在他想要行动的同一秒飞快地捏住了他的手臂,摁住了他,“别动,马上就画完了。”


他边说边抬头冲勇利笑了笑,俄罗斯血统下的蓝眼睛像一轮带着星光的月亮,又像水灯中的湛蓝雾气;他手下动作飞快,松开勇利的手臂时,赫然出现了一只黑色的小猪。


“这次要好好听我说话哦,小猪。”维克多倒过原子笔,用笔头敲勇利的额头,“如果再走神的话,我就要把这只小猪画在你的脸上了。当然,不准洗掉,直到你不会再在我面前发呆为止。可以做到吗?可以的话,现在我再重新和你讲一遍,关于你的难度系数选择的问题……”


在脸上画一只不准洗掉的猪,想想就令人感到尴尬。勇利立刻打起精神努力听了一半,嗯嗯嗯地直点头,但最后的结局还是惨败,在他的目光不小心瞥到手臂上的小猪时,终于还是忍不住再次跑偏了心思。


仔细想来,维克多好像是那种什么都会的完美的模样。姑且不提在花样滑冰的领域里他的杰出,连气质在平分秋色的职业选手里都是一等一的好——外貌英俊帅气,为人绅士,简历里似乎还提到过他受到的高等教育程度,他会哪几种乐器和语言,甚至进修过一段时间的绘画与艺术理论课程。


所以说,连一只随便涂涂的小猪也画得这么可爱,维克多真的很优秀啊……


 


维克多再次停了下来,这次用原子笔狠狠戳了下勇利的额头:“勇利,听我说话就这么不耐烦吗?”


“什,什么?”勇利回过神来,表情有些茫然。


“我说,你今天看起来非常不在状态,尤其从今天下午开始最为严重;现在听我讲话的时候时也一直在走神。”维克多叹了口气,看起来非常苦恼,“我在勇利眼里是个无论说什么都很无聊的人吗?”


“不不不,不是这样的!”勇利一下慌乱了起来,“只是有些小问题……”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头越来越低,到最后干脆把脸埋在臂弯里,声音嗡嗡的,小得什么都听不清。冰面散发着嘶嘶的冷气,他的耳朵尖都红了起来。


 


维克多向来说到做到,还是在勇利的脸上画了只小猪。与之前不同的是,这只小猪带了双可爱的翅膀,看起来像是个轻盈的胖子,胖乎乎的非常可爱。维克多非常“好心”的把它画在了勇利的侧脸上,围巾应该可以遮掉大部分图案,让他不至于被围观得太惨。


他们草草结束掉了今天的训练,原因是这个世界顶尖级别的选手教练说勇利根本不在状态,他没办法全心全意教导一个心思不放在冰上的人。


“等你调整好了,我们再继续吧。”维克多边说边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当然,有其他问题也可以和我说,我想了解勇利的全部,希望你不要对我有所隐瞒。”


 


勇利的喉咙哽了哽,说道:“我知道了。”


 


 


 


Title:喜欢了多年的人近来好像特别喜欢撩我


 


Content:收到了这么多回复感觉受宠若惊,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在看这个题,还为我出主意,真的太感谢了。(鞠躬)


P.S:从这里开始,就把喜欢的人简称做V。


今天休息结束后的训练还是没能好好进行,脑袋里一直在想这个题,还在努力地思考如何与他正常相处的办法,导致题主在听他讲话时一直在走神,被发现后提醒了也没能调整好状态,结果似乎惹他不高兴了。(哭)


其实题主也不是故意要走神的,真的是因为V离得太近了,比国中时题主和前后桌趴在一起对考试答案还要近。虽说题主已经在这么多天的共处中慢慢磨砺出一套自然面对V的方法,但毕竟是暗恋多年的人,靠得这么近真的很难自持啊!


特别是要与他对视的场合,题主只要一和他对视,整个人就会非常没辙。V的眼睛非常蓝,说得俗气一点,很像交易市场里那些会闪闪发光的宝石,但是更像晴天时海天交界的蔚蓝,或者下过雨后洗干净了的天空。


题主有时候真的不太敢和他对视,因为他总是喜欢专注地看着题主(大概是他们国家的一种礼貌吧,总之看起来非常认真,眼神直勾勾的,还总是带着非常帅气的笑容),然后题主就会不由自主地觉得“V这么好看,自己在他眼睛的倒影里看起来不是一般的蠢”这样……


言归正传,今天被V毫不留情地指出了“最近根本不在状态”,那一瞬间非常!超级尴尬!他一定扣了题主在他心里的印象分了。


啊,想拜托V再给一次加分的机会吧,这次真的一定会好好努力的。(握拳)


有人问V是个什么样的性格,我觉得应该是“可爱”吧,又温柔又可爱的男人。其实哪怕是像今天这样的情况,V也没有把生气的模样挂在脸上,他似乎从来没有这样的表情,我没见过,也没有从别人那里听说过,所以一直觉得他的性格真的太好了,非常温柔,又非常体贴,是很多人心目中理想的情人。


当然,除了在我手臂和脸上各画了一只小猪之外,他的性格真的很好。说到这里不得不说V的恶作剧天赋其实点得蛮全的,画的小猪也很可爱,还长了一对胖乎乎的翅膀……他是希望我再笨重都能一飞冲天吗?


决定自拍一张保存下来,否则洗掉了就看不到了。这是V第一次画画给我看。:-P


 


题主:Yooooori  时间:xxxx年xx月xx日


 


 


几周后,大奖赛决赛就在眼前,所有人如临大敌,都在紧张备战最后一场战役。


INS,twitter,各类社交软件上,既是朋友又是对手的选手们不再只是频繁地晒晒美食和旅游,而是如出一辙地缓慢更新着训练动态,或是干脆闭关专心练习,连社交上都没了踪影。


从日本地区的名额选拔开始,中国,俄罗斯,满世界飞了无数个地区,刷新了一次又一次个人最佳成绩,获得的掌声与鼓舞就像积攒起来的地壳运动能量,等待爆发的那一天。


终于,在春天即将到来之前的倒春寒里,勇利再次回到决赛的冰场之上。这一次,对手没有维克多,没有追逐了的身影;音乐声响起之前,勇利在全场的寂静声中低下了头,冰面上只有他自己的影子。


胜生勇利忽然发现,时间竟然已经过去了如此之久,以至于今年的樱花都要重新发芽了,他也换了一幅崭新的模样。去年冬天他失败而归,徘徊在放弃与坚持的边缘时,又因为一段视频重新回到了人们的视野,更是有了维克多这个上门自荐的私人教练。


他收纳了维克多独有的好,与他并肩而行,仿佛一夜之间他们从对手成为了朋友,亦或者是什么更暧昧的关系。


那天海鸥重新徘徊在海岸上空时,勇利还是拗不过所父母和所有好友的要求,带着颇有兴致的维克多一起,去了一次长谷津当地最大的神社——哪怕勇利对参拜这些活动向来没有多大的兴趣。


他明白天命难违,也懂得尽人事的重要性。在认识维克多之前,他总是在关键时刻出差错,偶尔也会抱怨天不时地不利人不和,却始终觉得最大的问题永远会率先出现在自己的身上;因此,对于参拜一事,他或多或少只是做做样子,亦或者借此给自己一个心灵依靠,好让自己相信,天神偶尔也会站在自己这边,扬起他的手臂。


但维克多不一样,他始终坚信幸运女神会眷顾勇利,也认为积极向上不服输的付出终会有成倍的回报,并且与勇利说过数次的这样的一句话——“哪有不喜欢努力的小猪的神明呢?”


勇利对于这样的昵称早已经熟视无睹,于是勤勤恳恳的小猪带他的教练爬了无数个台阶,终于爬上了长谷津最高的山。那间神社就修建在半山腰,前一天刚刚下过一场雨,青石板的台阶有些打滑,维克多长手长脚,难以摆平这样泥泞又不平坦的小路,甚至还差点摔了一次。


“所以才说了今天不要来的啊。”勇利赶紧扶稳了他,小声抱怨起来,“老师明明知道昨天才下过雨,今天就非要我们来参拜,再好的日子,如果摔一跤受伤了,什么都会变成白搭。”


这样难得抱怨的勇利很难得,但似乎连他自己也没注意到他只给维克多看到了自己这样的一面。英俊的俄罗斯男人眨了眨眼睛,忽然笑了起来,顺着勇利扶着自己后背的手臂,轻松将对方拥抱进了怀中。


 


“没关系,就算我受伤了,也可以第一个在B区迎接勇利从冰场滑出来。”


他这么信誓旦旦地说道。


 


勇利的脸埋在维克多的怀里,顿时从脖子红到了耳朵尖。他清晰地听到了周围传来的小小惊呼和手机快门声,却还是贪恋这样有力又温暖的拥抱,在维克多的羊绒围巾上胡乱蹭了蹭,小声说道:“好。”


他们挂好写满祈愿的木牌,一起投了钱币,拍了手许愿。周围的所有人都在看这个蓝眼睛白皮肤的外国男人,低声窃窃私语,好奇地打量着他们。


勇利有些难为情,说好听点儿是蜗牛并不习惯被人围观,说得不好听点儿的是,他总有一种不希望维克多被别人看了去的心思在作祟。


他已经把他从全世界人的面前夺走了,再继续自私下去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勇利回头,拽了拽维克多的大衣,说:“我们走吧?”


维克多正在看着他,眼神还是非常专注,很快盯得勇利也有些不大好意思了。他紧紧握着维克多的右手,像是害怕这个年龄比自己还要大的男人会在这里走丢似的,一边说着“不好意思,麻烦让一让”的话,一边匆匆忙忙带着维克多离开了人群交织密集的视线。


他们并肩走在下山的路上,与上山的路不同的是,下山要走进一片面积不算广阔的树林。青石板铺成了一块一块,组成了一条羊肠小道,勇利想了想,自动走在了前面,顺便松开了交握住的手。


山间的阳光太好了,即使是在寒冷的季节里,落下的光线也带着十足的暖意。勇利踢了踢脚下的石子,打开了话题,问:“维克多许了什么愿?”


“希望你拿到冠军。”他说。


勇利足足愣了三秒钟,才反应过来,“许愿是不可以说出来的,如果被你和神灵之外的第三个人知道了,就实现不了了啊。”勇利苦笑道。


“可是这个愿望和你有关系啊。”维克多似乎也非常的理直气壮,“所以让你知道也没什么,我想神明也能理解我强烈的祈祷的。”


——他总是这样,像是会把一切都紧紧掌握在手中,鲜花也好,掌声也好,比赛最后代表荣誉的金牌也好,维克多站在高高的峰顶之上,收获与他付出所成正比的回报,愈发的意气风发,甚至要求神明都理解他的思想。


 


勇利抿了抿嘴角,忽然笑了起来,说:“那谢谢你了。”


他欠了维克多太多次的谢谢,说了一句,还有九十八句没有说出口。人生没有百分之百,如果他们的关系可以走到九十九这个数字,勇利想,他愿意为此单身孤独一辈子。


风从光秃的树干枝桠之间穿梭而过,勇利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听到维克多忽然叫他的名字,告诉他:“如果比赛赢了,我会答应你一件事。”


“什么事都可以吗?”勇利打趣道,“你可是记忆力非常——差的人呢。会不会像上次一样又耍赖?”


他模仿着那时维克多告诉尤里奥为什么忘了给他编舞时说的话,口吻学了十成十,维克多忍不住胡乱揉了揉他柔软的头发。


 


“这次绝对不会忘了。”维克多说,“勇利,我答应了你,和答应了别人是不一样的。”


 


灯光,音响,雾状的干冰,第一个音符跳跃在冰面上,那是从纯情的情窦初开,跨越到难以抑制的性-爱之爱。


勇利越发地觉得他是如此的适合这样的曲章,比起以往的谨慎和稳妥的选择,现在的他更能够纯熟地在这个舞台上放开手脚;他正在成长,努力地向所有人展示他极致诱惑的一面,而不再是一味的掩藏自己独一无二的光芒


冰面不再是比赛场地,评委不再是获奖之路上的咽喉至要,这个舞台属于胜生勇利,属于他极致的Eros,极致的爱。


 


旋转跳跃的高难度步伐之间,勇利眼前不再是艰难的荆棘之路,他听到维克多叫自己的名字,对他说:


 


“我答应了你,和答应了别人是不一样的。”


 


究竟是哪里不一样呢?


 


勇利不知道。但他唯一明白的是,只要他赢了,那么所有事情大概都会拨云见天,什么都清楚了。


 


 


 


Title:喜欢了多年的人近来好像特别喜欢撩我


 


Content:有人评论说我似乎跑题了,开了帖子这么久,似乎从头到尾都只在说V有多么好多么好,关于他是如何撩我的,倒是真的没有提及过几次。


也不明白你们为什么都这个细节如此期待,那我就举几个例子来说说吧。


V是一个非常具有浪漫情怀的男人,可能是因为他生在一个冬季寒冷又爱下雪的国家,多多少少受到了环境的影响吧。在我的认知里,雪是一种非常浪漫的天气,没有多余的杂音,感觉全世界都会变得非常安静,在这样的氛围里,你会只想看着那个一直在身边陪伴着你的人,然后把所有的浪漫都交在他身上。


我们之前有一起泡温泉,而且是经常的事。刚开始的时候我非常不好意思,V倒是觉得都是男人没有什么关系,所以总是不请自来,忽然就赤条条地出现在泡温泉的我的面前。


那时候我们一起泡温泉多半是分开坐的,冬天的雾气很重,我会离得他远一些,然后大声和他说话,掩饰一下自己的不自在。直到有一次V问我,你有女朋友吗?我说没有。V说那有男朋友吗?我当时心里就咯噔了一下,觉得不会被他发现那点儿龌龊的小苗头了吧。毕竟在他的国家里,似乎不太欢迎这样的性取向。


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自己要被他厌恶了,但是V并没有对我的沉默表现出怀疑,而是半开玩笑地告诉我,其实他觉得喜欢男人女人都没关系,只要爱上了就没问题。又告诉我他觉得我挺可爱的,如果有朝一日我会爱上他的话,他一定会考虑要不要和我交往……


这样还不算撩吗?我觉得撩得很够本了啊!当时在温泉里时我都觉得水要被自己的体温煮沸腾了,到最后只能捂着毛巾落荒而逃……真的太丢人了。


我在他面前总是这么尴尬的丢人,算了早该习惯了吧。(捂脸)


如果你们觉得这样还不算撩的话,那再说个日常吧。V养了一只非常可爱的狗狗,来我家住的时候也一起带来了,所以这只狗狗算是我们一起养的。V总开玩笑说这是我们的儿子,还喜欢抱着狗狗让他喊我“妈妈”,喊他做爸爸。


通常这个时候我都是撒腿就跑了,因为他一这么说我会脸红……所以说!我为什么会这么容易脸红呢!这个时候真羡慕皮肤黑的人啊,就算脸红也不会被看见吧,@一个我的对手兼好友,改天一定要好好去晒太阳。


V的狗狗总是喜欢跑来我的房间和我睡,不知道为什么,最近V学会了半夜偷偷摸到我的床上来和我一起睡……V有裸睡的习惯,我的睡眠又比较浅,特别是最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通常是他一靠过来我就醒了……醒了还不能叫他挪开,因为V很喜欢抱着我睡,哪怕隔了一层我的睡衣都能感觉到他的肌肉。于是我就会这样失眠一个晚上。


但是第二天找V说这件事情时,他又会一副很委屈的表情,说他只是想多了解我一下,一起睡有助于增进感情,而且他说看他的狗狗都能和我一起睡,感觉十分嫉妒……我是没理解这种事情哪里值得嫉妒的,但是他一露出那种委屈的眼神,我就会立刻没辙,比狗狗还可爱的委屈的狗狗眼,大概也只有他能表现的如此淋漓尽致了吧(扶额)


 


现在我们在去聚餐的路上,因为就在不久之前我和V达成了我们的目标,于是决定邀请了几个朋友出去好好吃一顿庆祝一下。


在此之前V说如果达成了这个目标的话,他会答应我一件事情,我有胆子想给他告白,但是貌似没有这个胆子真的说给他听。


不知道今天晚上几点会回来,有点担心V会不会喝醉,说起来他喝日本酒的酒品真的令人堪忧呢(笑)


 


题主:Yooooori  时间:xxxx年xx月xx日


 


 


 


胜生勇利万万也不会想到,千防万防,维克多还是再一次地在他面前喝醉了。


上一次他醉倒在北京的火锅店里,脱光上衣赤裸着上身要和勇利接吻,被选手中的几个小年轻们拍下来po到了网络上,让“师徒”两人着实火了一把,以至于远在家乡的芭蕾舞老师都给他打了越洋电话来,婉转又反复地问他两人到底改变成了什么关系。


勇利为此苦恼了很长一段时间,他倒是有那个心想要改变两人的关系,让它发展上一个新的台阶,但无奈有心栽花花不开,维克多似乎对谁都是那么热情和体贴,对他稍微更好一点,或许也只是出于他们两人更为亲密的教练与选手的关系而已。


他终于拿到了冠军,连心境都变得与以往不同,好像世界上没有再比这更难追求的成功了;现在得到了,就开始担心别的事。


与他一样不同的是,这次的维克多酒品居然没那么堪忧,喝醉了后竟然也只是安安静静坐在勇利旁边,握着他的左手一言不发。


“维克多?维克多?”勇利用右手在他面前晃了晃,看着他难得面无表情的脸,有些担心,“是不是不舒服?”


维克多的眼睛很蓝,在柔和的灯光下像一汪深深的湖水,他身上有好闻的男士香水的味道,还有清酒的凛冽。


他的手掌干燥温暖,像是放置在衣柜里的柠檬干燥机,让人舒服得想用脸蹭一蹭。勇利忍不住用小拇指挠了挠他的手心,又被紧紧握住了手,没法动弹。


 


“记不记得比赛前我答应你的事?”维克多转过脸看他,说,“现在你可以许愿了。”


 


勇利的心跳瞬间疯狂了起来,像是要越出他的胸膛一样,力道大到他想要闷声喊痛。他嘴唇有些发抖,开开合合不知道说什么,半晌才犹豫着,抖着声音问道:“真的什么都可以吗?”


“真的什么都可以。”


维克多看着他,蓝眼睛里倒映着勇利的影子。勇利觉得自己看起来还是那么蠢,即使现在他瘦了很多,还摘掉了眼镜,但只要落在维克多的眼里,他像是永远会害羞得不敢与他对视的那一个。


爱情里先爱上的人会自卑,这不是人人都会有的心情吗?


维克多的声音从耳边传来:“你想要什么?我可以陪你去旅游,你不是一直想去欧洲玩儿吗?或者一起逛遍全日本,拍拍照做个合集留作纪念什么的。再或者,想要我继续做你的教练也可以;虽然我也很想试试和现在的勇利站在同一个赛场上做对手的感觉……”


维克多唠唠叨叨的,从天南扯到海北,像是要策划一辈子的人生攻略,再和勇利一起去实现。但勇利不知道自己该选哪个选项,他甚至贪心的想要不就选让维克多答应自己所有的请求——这样就好了。


 


“感觉说的都是那些我想实现的事情了。”维克多意识到了不妥,终于停下了畅想,抱歉地冲勇利笑了笑,“你呢?想好要和我说什么了吗?”


 


勇利张了张口,所有的话都像潺潺流淌的泉水,却又被胆怯的石头堵住了泉眼。他试图搬走这块石头,但力气太小了,需要两个人才能一起挪走。


“还在纠结吗?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如果勇利你不好意思要求的话,我会帮你说的。”


“什么……?”


 


包间里的灯光忽然昏暗了很多,一群人闹闹腾腾地凑在点歌机面前,七嘴八舌地戳动屏幕。躁动的音乐节奏从音响中满溢出来,鼓声震耳欲聋,勇利捂住心脏的位置,紧了紧两人交握的手,下意识地往维克多身边靠了靠——这个让他如此喜欢的男人就像俄罗斯的大雪,温柔熨贴,安安静静,也许会帮他挡掉一切难以忍受的声音。


他们之间仿佛有一道小小的屏障,将旁边热闹的氛围统统隔离开来。维克多的肩膀轻轻碰着勇利,说:“勇利,要不要做我男朋友?”


 


勇利的眼前顿时炸开了无数烟花,所有的烟花都拖着长长的尾巴,咻得一声接二连三地飞上天空,再挨个砰砰砰地绽放在他的心尖上,比音乐里鼓点的声音还要让他悸动。


“你,你说什么?”他结结巴巴地问道,“什么男朋友,你……你在说什么呢?我们,你……”


他支支吾吾的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脸上竟然是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上一秒似乎还带有醉意的男人立刻慌了手脚,紧紧将他拥入怀抱里。


“对不起,对不起,勇利。”维克多小心翼翼地拍着他的后背,像是安抚一个小孩那样,“但是我是真心的,我没喝醉,你千万不要哭啊。”


维克多抬起手,手指从勇利的眼睛滑到脸颊,再到唇边,“这里,这里,还有这里。”他说,“你的眼睛会非常专注地看着我,也会躲闪我;你的脸蛋会因为我而害羞得发红,你的唇角会对我微笑。”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他问,“第一次见到你时,我就觉得自己有点不太对劲,好像是情难自己了,觉得你胖呼呼的,非常可爱,毕竟我周围的选手都非常注意身材,你反而脱颖而出;我承认我很喜欢欺负你,也喜欢逗你玩儿,甚至上次在北京时也没有喝醉……呃,你可以当作那时我只是想趁机占你便宜,其他的事也……”


“啊啊啊你不要说了!”勇利觉得自己的大脑都要因为接收过消息而当机了,他有些崩溃,“维克多你今天话好多啊!”


“那你还是当我喝醉了吧。”维克多诚恳道,“你的回答呢?”


 


回答?


当然是毫不犹豫地答应啊。


我想和你一起去全世界旅游,手牵手的那种;攒满无数本厚厚的合影影集;想要你继续做我的教练,每次都等在出口给我一个最温暖的拥抱;还想有机会和你站在同一个冰场上,不需要胜负对决,哪怕是一小段双人滑,也会带着这份满足直到生命的尽头。


而维克多需要多少勇气,才能冲破现世在他思想和生活中根深蒂固的束缚,毫不犹豫地一见钟情,再毫不犹豫地与心心念念多日的人说出自己心意的呢?


明明本该告白的人应该是他胜生勇利才对吧?


维克多的眼神太专注了,勇利撞进他的视线中时,赫然发现他们毫无芥蒂地相处了这么久,这双漂亮的蓝眼睛里,竟然从来都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影子。


看起来有些蠢的,骄傲的,又非常惹人喜欢的影子。


他忽然发现自己在维克多眼里是无与伦比的好。


 


 


维克多说:“都这样了,你怎么还能假装不知道你自己有多喜欢我呢?”


 


而我还能怎么再不回应这份同等的心情呢?


 


 


胜生勇利,日本花样滑冰选手,惊险刺激地度过了人生的第二十三个年头。在这一年里收获了第一座世界级别的奖杯,所有人给予的掌声与热情,最重要的是,这一路走来,他拥有了一个世界上最优秀的男人。


 


人生从此再翻开新的一页。


 


 


Title:喜欢了多年的人近来好像特别喜欢撩我


所以原来他真的喜欢我啊。


 


Content:谢谢大家,我已经找到答案了,现在非常开心。


我喜欢的人,非常,非常,非常的优秀,能被这样优秀的他喜欢的我也要好好努力才行。


 


而且他果然是喜欢撩我。


 


题主:Yooooori  时间:xxxx年xx月xx日


 


此题已申请删除。


 


 


 


THE END


微博@一匹孤狼萧昱然  诚求能一起玩耍,喜欢刷屏的同好


首页空荡荡的我要哭啦(昏倒)

评论

热度(1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