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husiastic

【百日茨酒】【茨酒】《痴》(78/100)

吃货旅团:



*CP茨酒,请自避雷……


*现代AU


*有不可描述,慎入。


*本文设定酒吞比茨木大一岁。


=======================================




    “喂,臭小鬼,你挡到我了。”


    从便利店穿过这条小巷,就可以抄近道拐到回家的直行道,酒吞按着平日的路线行走,却发现此时巷子里横七竖八地倒着五六个人,看制服像是高中生的样子。


    竟然在这种地方干架,啧。


    他皱眉看着唯一一个还有意识的青年,那人一头罕见的白发,正靠坐在墙边微微喘气休息。青年屈起一膝,另一条腿长懒的伸着,挡住了酒吞前进的路线。


    罗生高中的二级生吗……真是麻烦……


    酒吞瞥了眼青年歪在胸前被扯得有些变形的领带颜色,看那人还是一副无动于衷、甚至头也不愿意抬的样子,暗啐了一声,缓步向前走去。


    “让开。”


    酒吞对着横在面前的长腿踢了一脚,力道不重,威胁意味却十足。


    啪。


    拳影一晃,电光火石间便被掌心接下。


    青年显然没有意料到自己的突袭竟这么轻易就被破解了,过长刘海中露出的一对金黑长眸里,闪现的是显而易见的惊讶。


    是个混血儿?


    酒吞在心底微微一怔,清冷而好听的嗓音仍是没有起伏。


    “臭小鬼,别动不动就拳脚相向,不懂礼貌的话,本大爷今天不妨屈尊降贵来教一教你。”


    深邃的金瞳里瞬间盛满了狠戾,青年以极快的速度揉身而上,攻向对方几处破绽,却还是如打入棉花一般被不动声色的化解。


    “太嫩了。”


    胜负从一开始就决出了分晓,酒吞骨节分明的五指陷入青年柔软的白发中,他揪拉起对方脑袋,俯视着那意料外有些过份俊秀的脸蛋,倾身挨上前去,沉声道:“就你这身手,这个年纪,不好好念书,还学人打架?”


   “罗生高中是寄宿制的吧,你还是给我滚回学校老实用功比较好,别出来丢人现眼了。”


    话音一落就被丢回地上的青年却没了一开始的脾气,他突然抬头喊住了酒吞,与年纪不符的沙沉嗓音微微发颤。


    “等等!……你……你叫什么名字……”


    “江山高中,酒吞,想找茬随时欢迎。”


    “你就是那个酒吞?”


    青年瞳间蓦然张大,传闻江山高中的酒吞是这一区的头目,但又因其成绩突出,就是在有名的升学高中也总排在全年前三,且他从不在校内生事,老师们无可奈何,只能睁只眼闭只眼。是这一带的学生中的传奇人物。


    “酒吞……”


    白发青年目光黏在逐渐远离视线的男人身上,低声喃复着对方的名字。




    两年后,非煤大学。




    又来了。


    酒吞抓狂地紧了紧拳头,一双乌沉沉的眸子往周身一扫,却仍未抓到什么可疑的人物。


    “怎么了?”


    感受到了酒吞的烦燥,荒川顺着他的视线转了一圈,有些疑惑的问。


    “从开学到现在,总感觉有人在盯着我,又找不到人。”


    “哈?还有你抓不到的?你确定不是心理作用?”


    “不是,没办法形容。还有,什么时候我们院的女生这么多了,怎么好像到处都能看到。一群一群的堆着,叽叽喳喳的,吵死了。”


    酒吞斜了眼不远处笑语不停的一群女孩子,眉间的沟壑更深了。


    荒川随意看了眼,笑道:“哦。那个啊,你又不关心这些事,当然不知道。”


    “说是大一来了个人气王,是个混血儿,长得帅就算了,还是新生代表,体能工艺各种选修样样精通,就是右手好像受过伤,不太灵活。不仅一年级的,听说还男女通杀,就连高年级甚至研究院的被迷住的也不少,走哪都呼啦啦的跟一大群人,不过还是女生居多,现在这个情况,大概是在这附近有课吧。”


    “……那人呢。”


    “嗯……看不着,被围在中间了吧,哈哈,太受欢迎也挺累的。”


    “无聊。”




    酒吞很快将这件事抛诸脑后,因为比起无聊的听闻,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


    那恼人的视线仍是若即若离的追随着他,人多感觉特别明显,人少时那种诡异的感觉仍挥之不去,像被一张巨大的蜘蛛网罩住一般,让人心神不宁。他特地留了心去捕捉,却每每无功而返。感觉自己像被蛇盯上的猎物,酒吞更加狂燥和烦闷了。


    下午没课,他社团也不去了,带了几本书,特地挑了人少的地理学院背后的长亭看书。这儿地方敞亮、视野开阔,因为位置较偏,平时来的人也少,酒吞主意打的好,若是没人打扰,就放松下绷了许久的神经,要是在这种地方还被偷窥,他总能抓着。


    午后的阳光暖暖的洒在身上,酒吞被晒出了一身的睡意,他懒懒的打了个哈欠,刚想着下午大概可以好好休息了,北门入口却有一阵女生喧哗的笑闹声由远及近的传来。


    有没有搞错,那帮人来这干什么。


    酒吞皱起眉头,正想离开,突然感觉那缠人的视线又落到了自己身上。


    妈的,有完没完。


    这个时候,会是躲在人群中间?


    他打消了离开的念头,将书本搁靠在屈起的膝腿上,轻轻翻动着书页,装作一副认真看书的样子,然后在视线再一次投袭时,火速地抬头迎视。


    两道视线终于第一次稳稳的碰撞上,酒吞确定了对方的位置,他放下书本,沉着一张脸向热闹的人群走去。


    那视线并未如往常般躲移开,而是不闪不避的接了下来,酒吞在离女生们还有三五步的地方停下,他看着人群中被簇拥着的一个男人小声说了几句什么,人们便自动让开一条小道,那人就这样迎着他的目光坦荡荡的向他走来。


    “酒吞学长。”


    来人长了一张讨便宜的小白脸模样,一双漂亮的金黑长眸隐在一副细框银边眼镜下,衬得整个人气质斯文不少,不过这罕见的银白发色和金色瞳孔,像在哪里见过?


    “酒吞学长?”


    见酒吞没有回应,对方饱富磁性的嗓音再度响起。


    “你是……”


    “我是一年级的茨木。”


    “哦,你就是那个……”


    会是他?这种家伙没必要偷窥他吧,自己对这人也没什么印象,若说见过,大概就只是在学校偶然擦肩而过?


    “是你在看我?”


    酒吞不是拐弯抹角的性子,直接就问出来了。


    “是的。”


    “我认识你?”对方承认的这么直接坦然,反倒是酒吞一下愣住了。


    “酒吞学长很有名的,我一直很崇拜你,所以有时候路过碰见,视线就忍不住追着你去了,造成你的困扰了吗?抱歉,以后我会注意的。”


    “……”


    让他挂心了大半个月的事竟是这么个发展,酒吞本来还想着若是抓到那烦人的家伙,干脆就狠揍一顿解气好了,可对方几句谦软的话,配上认真诚挚的语气,反倒让他不知该回些什么。


    “……没事了……,我走了。”


    酒吞一脸复杂的抓了抓后脑,嘴间张张翕翕,最终还是没再多说。


    “学长,等等。”


    叫茨木的一年级长腿一跨,挡在了酒吞前面。


    这家伙看着眉清目秀的,个头还挺大的么。他已近一米八的身高,这家伙竟然还比他高出小半个头。


    酒吞看他一眼,有些不耐烦的出声,“什么事。”


    “明天的古文鉴赏课,我可以和学长坐在一起吗?”


    “为什么?”   


    “我一直很崇拜学长,之前就想找机会好好认识一下学长,所以才与您选修了同一门课。”


    酒吞跟荒川是从小玩到大的损友,平常的课都是两人一起上的,这周荒川家里有事请了假,宿舍其他两人都不是一个系的,他已经自己上了两天的课了。


    “随便你。”


    奇怪的家伙。


    酒吞冷淡的回了一句,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他讨厌麻烦的事,与这种家伙成为朋友的话,想想就很麻烦,这种众星托月的人差不多都是心高气傲的臭脾气,他这个态度,想必对方不会再缠上来了。


    酒吞不以为意的想着。


    酒吞走后,一大群妹子激动地围上来。


    “哎,茨木,刚才酒吞学长与你说了什么呀?”


    “酒吞学长也长得好帅呢,能力也很出众,只可惜性子太冷了,不太好接近呢。”


    “我听说以前酒吞学长不是这样的,是因为高中时被一个叫红叶的校花拒绝了以后,才心灰意冷性格大变。”


    “咦?你怎么知道的呀?”


    “我舍友跟酒吞学长一个高中的,上次有人跟学长告白他拒绝了,然后大家就说起这个事。”


    “真是好可惜啊……”


    女生们一脸惋惜的谈论着酒吞的话题,茨木隐在镜片后的金瞳黯了黯,开口道:“酒吞学长已经有恋人了,如果你们还看见有人想去告白,就让她们死了这条心吧,免得白费功夫又伤了心。”


    “咦咦?是谁?茨木你认识吗?”


    茨木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扶了扶银色的镜框说道:“明天起,我要跟酒吞学长一起上课,大家就不要来找我了,学长不喜欢吵闹。”


    他摆出个歉意的笑脸,话一说完便大步离开,留下一群惊叹和嗔怨的女生碎念个不停。


    “群体游戏该结束了,接下来……”


    阳光晃过薄薄的镜片,银框下的金瞳流闪着难以探测的异样的光彩。




    酒吞被四面八方扫来的视线刺得有些头痛。


    这家伙是怎么回事,是看不懂他眼里的冷淡和拒绝吗,竟然真的坐到他旁边来了。


    酒吞想让这个叫茨木的家伙与他坐得远些,但对上那充满真诚和崇拜笑意的俊脸,想出口的话又卡在了喉咙里,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他这个样子,实在是让人难以下手。




    “学长,你要吃饭了吗?”


    “学长,后天省体有一个比赛,我拿到了票,你要不要去看?”


    “学长……”


    荒川回到学校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茨木像个人形挂件一样,围着酒吞团团转的情形。


    “谁来告诉我这是什么个情况。”


    “怎么我就几天不在,你就拐了我们的校草当小弟来使唤了。”


    “别提了,说来话长。”


    ……


    “这么说,这个茨木是因为崇拜你,才这么鞍前马后的伺候跑腿。”


    “真不愧是我们大江山的扛把子,风采不减当年啊,有这么个小弟跟着,下次那帮家伙再要联谊的话,什么样的女生找不到,你简直牛逼透了!”


    “闭嘴,你这再这样我要揍你了。”


    “哈哈,开玩笑,开玩笑。”


    短短一个学期,茨木与酒吞同进同出的场面已经成为非煤大学的名景,就连荒川也经常开玩笑的说自己“失宠了”,吵着要酒吞请客补偿。


    其实也不怪酒吞,茨木实在是把他的喜好习惯都摸了个透。


    酒吞饿了,茨木不是殷勤的给他打饭,就是带他去外面开小灶,还专挑酒吞喜欢的吃食点;酒吞想看球赛,还没开口,茨木就把票送到了他眼前,还帮他规划好了所有的路线行程。酒吞家里是开居酒屋的,所以他自小就好喝酒,茨木就像是有通天本事,竟也能为他找来各种稀罕的好酒送给他品尝。


    这种刚想睡觉就有人递枕头的感觉实在是太好,酒吞心里虽有些发虚,但也很难拒绝。


    他当然也想过茨木做这一切的动机。可茨木自身条件好,家里听说也很有钱,那除了真心崇拜他,想跟他成为朋友,又有其他什么可图的呢,酒吞想不明白,偏偏茨木的态度一直诚挚规矩,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


    酒吞想不通,索性也就不多想了,多一个情投意合的兄弟,也不算坏事,就是有时候太缠人了点。




    两人关系热络起来以后,酒吞对茨木的态度也好了许多。酒吞是跆拳道社的,而茨木则是回家社。茨木每天都会看酒吞练习,兴致来的时候也会穿上道服陪酒吞练上几把。茨木很有天份,身手架式一看也像是练过的。这家伙受欢迎不是没有道理,无论什么事,到他面前都像是玩儿一般,轻易就能出色的完成,但他的右手果然如外界传闻的那样,像是受过重伤,起落时动作有些迟滞,出招多是用左手。


    酒吞也看过茨木打球的样子,他原以为茨木是个左撇子,观察过一阵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不经意间也问过他是如何受伤的,茨木也只是含糊其词的说是因为不小心摔到了。谁都有些不想让人知道的秘密,茨木不想说,酒吞也不强求,再有对练玩闹的时候他就会刻意避开茨木的右手来。




    转眼间到了暑期的前一天,两人考完试,茨木便张罗着带酒吞去外面好好大吃一顿,吃完了还不够尽兴,又缠着人在步行街四处闲逛起来。


    茨木平时不是爱逛街的人,但今天却异常热情,粘乎劲比往日多了不知道几倍。酒吞从他笑开的眉眼中看出了不舍,想着还是个小鬼头呢,就伸出手有些宠溺的揉了揉那头软顺的白毛。


    “茨木,你家是不是在这附近?反正明天没什么事,我打电话回家里说一下,上你那玩儿两天?”


    茨木正握上覆在他头上的手掌,听他这么说一下愣住了。他目光呆滞,半晌回不过神来。


    酒吞有些好笑的在他眼前挥了挥手,“喂,你这到底欢不欢迎我去啊。”


    茨木像是一下子惊醒了过来,那色调偏浅的薄唇微微的颤动着,“是,是真的吗?” 


    “那还用说,本大爷什么时候忽悠过你小子。”


    酒吞从那温热的掌心抽出手来屈指敲了对方额头几下。


    “……太好了,我爸昨天刚寄了箱好酒回来,还有你上次想玩的游戏也到了。”


    “好,那我们今晚就来喝个痛快。”


    “嗯。”




    后面的内容比较和谐,我就贴链接啦。(//▽//)


http://wx3.sinaimg.cn/mw690/67ae2244gy1fdgrk0swdnj20c38k6b29.jpg




*不知道图糊不糊,如果糊了,只能去微博搜我名字看了 T _T


在里面搜索关键字茨酒就能看见^_^,蟹蟹食用~





评论

热度(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