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husiastic

[酒狗茨]【树洞】感情总有先来后到,为什么你总是迟到?

丹K:

*酒狗茨三角关系,一万字一发完结


*九十年代基三背景,po主A的早。。。


*开放式结局


*微量觉草


*CP洁癖者请勿入内,这托马就是个三角恋


*不知道有没有太太写过这个梗,撞梗见谅


*原帖是基三一个有名的树洞


 


实在忍不住过来树洞了。。。夹杂在无视爱恨情仇中的楼主仿佛在狗血中泡了一年多澡一样,忍不住站出来让大家闻闻味道。


先自我介绍,本人女,36D肉蒲团王者补天,人称草总,胸一甩奶四海,一个千蝶立地复活,一个圣手dps跪着叫爸爸。虽然我经常穿着毒经装奶,有时进了JJC还忘记切心法,坑爹时候被喊作三鹿奶,但是这都耽误不了我成为全帮的爸爸。


然而,我并不是这个故事的主角。基三多什么?基三多基佬!!我今天要树洞的是三个基佬的故事,不说出来快要憋死本爸爸了。


事情要从一年多以前说起。我们帮会呢是恶人谷第一大帮会,帮主是个喝酒遛鸟打女人的丐帮,这里称他为酒宇直好了……这个名字大家也看的出来,他托马就是个深柜,当然这事我们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当时就真的以为他是个直的如同钢管一般的肌肉男。酒宇直有个好基友,据说是发小,陪他一起玩游戏的,是个苍爹,在我们帮会里是神一样的存在,为什么呢?因为帮主懒得管事,一股脑把杂七杂八的事情都丢给副帮苍爹处理,所以其实他才是真正有权力的那个。这里姑且管副帮叫小天使好了,没有任何贬义,他在我们中间就是小天使一样的存在。


本来呢这俩货就是每天清清日常,野外浪一浪,晚上再打打勾勾西,过着无比惬意潇洒的生活。两个人现实中认识,游戏里也相处的很好,尤其小天使特别迷恋酒宇直,整天跟我们讲述帮主是多好多好,一米八大个子肌肉硬邦邦颜值满分智商360,搞得我们帮里的小姑娘们都跃跃欲试想做帮主夫人,但是都没得到什么机会。酒宇直玩这个游戏五年了,从来没找过情缘,自从三年前小天使来游戏里陪他之后他们俩更是泡在一起,日常绑定,勾勾西绑定,攻防时候也形影不离的——那时候真的就是基情满满,用一句流行语说就是……给给的。


就在小姑娘们已经默认了小天使才是真正的帮主夫人,帮主就是个死给的时候,神转折出现了——小天使有事一周没上游戏,酒宇直为了刷币临时跟一个秀秀组了个二二队,结果就看对眼了。


要说这个秀秀,也是个服务器有名的阵营女神,操作犀利,声甜貌美,拜倒在她裙下的男玩家无数,这里叫她红枫吧。酒宇直可是恶人谷第一大帮帮主,大攻防阵营指挥啊,他自信满满地觉得被他看上红枫一定受宠若惊欣喜若狂,结果没想到红枫根本不叼他。原来红枫一直喜欢一个PVE的团长,只是人家固定团满了她进不去。为了能让团长眼熟她,她一个一身毕业装的大橙武秀秀愣是每周包团还拍各种垃圾散件,可以说是一个人养了一个团。后来团长看不下去了决定不收她做老板了,她就开小号接着去包团……总之可以说是痴心一片。


酒宇直第一次想找情缘就碰了一鼻子灰,并不死心,开始殷勤地追求红枫。橙子随便炸已经不算什么了,他也不知道哪里搞了那么多眼线,虽然红枫把他拉黑了,他总是能在红枫上线之后准确地找到她的位置,强行陪她一起清日常,哪个浩气的敢碰她一下,酒宇直立刻拉大旗就是一顿怼,怼完还要喂截元丹然后再地图嘲讽。为这事其实红枫得罪了不少人,副本门口就经常被杀,想跟男神团长一起做个大战都做不成,所以其实她挺恨酒宇直的。


结果小天使回来玩的时候一脸懵逼,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自己的二二队解散了,日常绑定任务的酒宇直也不跟他一起玩了,他还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拼命道歉,但是酒宇直就淡淡地说了句不关你的事就没再解释了。后来小天使还是从我们这些普通帮众这里得知了红枫的事情,他自然是怒发冲冠啊,二话不说就加了红枫的仇杀,神行过去对着红枫就是一顿怼。当时酒宇直正强行“陪”红枫做任务,看到小天使一个盾砸过来就是斩绝绝也是气的不行,立刻就开启了疯狗模式猛揍小天使。小天使也真是的,顶着八层亢龙buff也绝不碰他挚友一下,最后跟红枫同归于尽了。红枫躺在地上不起来,骂了句神经病就下线了,酒宇直和小天使就开始近聊吵架,凶的不得了,我是后来赶去劝架的,本爸爸愣是吓得在旁边不敢说话看他俩吵。最后是酒宇直说了句再敢碰红枫一下子就加小天使仇杀,小天使才一下子不说话,神行走了。


那之后酒宇直就没跟小天使一起做过任务,竞技场也不一起打了。我有点心疼小天使,强行跟他组了个二二,又满世界喊人组三三。本爸爸是谁啊,全服有名的肉蒲团好吗,这一喊来了好多密聊,各种求抱大腿的,看着都心烦,结果突然冒出来个纯阳,说已经九段毕业装了,只是喜欢打竞技场所以想一起组。爸爸我看着这种画风简洁操作犀利的咩咩就喜欢,二话不说就组了队。等他进了队,我总觉得有点眼熟,结果倒是小天使打了几个点点点,说“是你?”


我这才想起来这咩是浩气的一杆旗帜啊,有时候浩气的攻防指挥没时间就让他指挥,一个大写的男神,全服少女的梦想,这里姑且称他为狗子吧。你问我为什么叫“狗子”?爸爸不管,小天使就是这么叫他的,就算掉马也要称呼他为狗子。


狗子是个四修纯阳,打竞技场时候切了剑纯,我们从六段开始打,一个下午就打上了九段。不是我吹,只输了一次还是因为小天使网络不稳掉了次线,虽然是第一次组队但是他俩就是配合的很好,再说苍爹剑纯带补天这个组合就问还有谁还有谁!讲真他俩都不是很需要奶,我划着水冰蚕都奶的动,千蝶在九段之前都没开过,总之就是合作的非常顺利和愉快,打完之后狗子就没有走,还在YY里跟我们聊天,末了还加了YY好友,跟小天使要了个黄马。


狗子走了之后,小天使沉默许久,才疑惑地说了一句:“没想到狗子这么健谈啊?”其实本爸爸也很奇怪啊,狗子是个明显寡言的人,之前指挥攻防的时候就是,能说一个字绝不说两个,很多指挥都会卖萌或者说一堆题外话,但是狗子除了必要的指挥之外就没有什么话了,十足的一个高冷咩。但是刚刚我们竞技场的时候狗子明显话多了一些,之后聊天的时候就更温和了,声音里还带着点笑意,沃德玛,苏到骨子里了,本爸爸当时就晕头转向了。


当时爸爸我的思路是这样的,狗子一定是看上谁了,不是小天使就是我。后来证明……果然不是我。


前面也说了,酒宇直忙着追求红枫,没空搭理小天使,小天使的任务就落了单。他野外是洪湖水浪打浪,经常跟人打架,又没有绑定奶,之前有酒宇直还好一些,现在一个人做任务就经常被埋复活点,我去救场也被一起放倒,我俩躺在隐元武卫脚下起不来,正想着要不要拉大旗,结果突然浩气的人就都散了,然后就看见一个红名走了过来,发了个进队申请。我一看,居然是狗子。


“没事吧?”他打字问道。


我想了想觉得他问的是小天使,就识趣地没回话。小天使愣了愣,才回道:“没事,刚刚那些人是你赶走的?”


狗子否认了,说大概是碰巧,然后就问我们要不要组个五五欢乐队,他那边还有两个朋友。我跟小天使想想觉得反正也没事,组就组,于是愉快地答应了。然后狗子就顺势邀请我们去他YY,说他的两个朋友也在。我们过去之后发现狗子的两个朋友也是服里有名的大佬,一个鲸鱼,就叫他咸鱼吧,还有一个单修花间的花姐,叫灯姐好了。他们见我俩来也不认生,嘻嘻哈哈地说早就听闻我俩的大名了,团灭王和三鹿奶。讲真叫爸爸我三鹿奶我是不服的,但是团灭王这个称号送给小天使还是不过分的,苍爹的实力你们也是知道的,尤其小天使这种操作犀利的,那真是浩气牛车的噩梦。苍爹出来以前小天使是玩藏剑的,就喜欢人群里面起风车,玩了苍爹之后他也死性不改喜欢往人群里面砸,所以被浩气的许多人加了海鳗焦点。


狗子和他的两个朋友耐心地等我俩清完了任务,然后组队进了竞技场。说来也怪,那之后我们俩清任务特别快,没有遇到一个捣乱的浩气,虽然狗子不承认他做过什么手脚,但是也只有小天使那种脑子的会真的信他。


我们的五五队真的挺欢乐的,咸鱼总是第一个被集火秒躺的,他躺在地上就开始PVBB,彬彬有礼地问候对面的选手。虽然他言辞非常有礼貌,但是也是十分地烦人,逼的对面忍不住也打字喷他。五个人配合比三个人要麻烦一点,所以开始的时候有点挣扎,大家各打各的有点混乱,后来还是狗子站出来说他指挥集火和转火,然后一切才顺利起来。那天晚上我们打到了六段,然后还相约五五也要打上九段。至于刷币,管他呢,我们这种段位的选手还怕刷不了币嘛真是。


反正就是这样,随着时间的推移,狗子和我们越来越熟,最后甚至进了我们帮会群。本来酒宇直对于小天使和狗子走的近这件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被红枫拒绝之后他一蹶不振的懒得管事,但是狗子进群这件事引起了他极大的不满。理由也很简单——狗子是浩气的,没有资格进恶人谷、尤其还是恶人谷第一大帮的群。


他说这话的时候狗子已经进群了,人是小天使拉的,通过是我通过的,所以这事怎么也要我俩来处理。我正想着要怎么能够化干戈为玉帛呢,没想到小天使先站了出来,说反正我们这个群也只是聊天用的,攻防的事情从来不在里面说,没必要那么见外。酒宇直一听这话就怒了,说小天使你长出息了要造反,帮会群当然是给帮会用的,一个外人凭什么拉进来,是不是街上的猫猫狗狗你都要拉进来。他说完这话,狗子自己就跳出来了,说什么打扰了见谅,然后就默默退群了。小天使懵逼了一会儿,然后突然也退群了,之后群里就炸了,什么平时潜水的甲乙丙丁都跳出来了,纷纷都问发生了什么事,酒宇直丢了个国骂就匿了,所以围观群众一头雾水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快急死了,私聊他们三个谁也不回,望着天花板感觉生无可恋。


后来过了一会儿,还是小天使最先回我的,这里不得不说小天使就是小天使。他的意思就是,对不起让我担心了,很快就可以处理好。


最后事情的解决方案有点戏剧化,小天使回来了,狗子也回来了,帮会群改成了亲友群。


事情虽然解决了,但是酒宇直好像受到了刺激,整个宇直都跟之前不一样了。


他开始想重新和小天使组二二队,但是小天使的二二队已经满了——占坑的自然是我和狗子。他想和我们三三,看了一下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我俩已经打到了九段换好了装备。虽然说他开口的话,小天使一定鞍前马后地陪他打勾勾西,但是酒宇直这个人有时候就是莫名地倔强,看到我们俩抛弃他已经毕了业,脖子一昂就绝口不提这事了。后来他跟野队也打到了九段,但是几乎一周换一个队,没有找到非常默契的队友,但是也死活不肯跟小天使低头。他这些心理动作小天使那种一根筋的怎么能知道啊,小天使就是觉得挚友终于又振作起来开始享受游戏的乐趣了因而非常高兴,他高兴了就喜欢去洛阳城门前插旗子,在那里又经常能遇到来插旗的狗子,于是两个人更亲密了。


等到酒宇直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好像已经失去小天使了的时候,狗子已经火烧了洛阳,铺了一地的真橙,刷了一天的系统频道。就连世界上的围观群众都在喊,在一起,在一起。


当时他们俩yy挂在带锁的频道,也不知道究竟说了什么。反正后来我点开情缘插件,已经能看见小天使的心动情缘是狗子了。


喜大普奔happyending?这个定论下的还为时过早。


他俩情缘的事情,极大地刺激了我们的帮主,宇宙第一直男酒某人。酒宇直到了这时候终于发现,自己一直喜欢着小天使,之前对红枫的感情更像是好奇与刺激,但是对小天使的感情确实日积月累沉淀了许久的。之前他一直不肯相信自己会喜欢一个男人,但是这时他发现一直不肯面对内心的结果就是失去。


亲友群里的火药味开始浓重起来。无论狗子说什么,酒宇直都会有意无意地呛声,然后一些帮众也会跟着火上浇油,慢慢的狗子就不怎么在里面说话了。


作为一个旁观者我挺心疼狗子的,他没做错什么,而且他对小天使是真的好。他也知道小天使跟酒宇直认识了很多年,小天使即使情缘后也会在他面前吹捧挚友,但是他什么都没说就全盘接纳了,我觉得情缘能做成这样真的不容易。


可是,虽然他们成了情缘,日常却依旧不能一起做。我们服是恶人强势,只能恶人转浩气,不能浩气转恶人。狗子转不过来,小天使又挂念酒宇直不肯转过去,所以他们一直都是异阵营相爱相杀型的情缘。这就给了酒宇直机会。


酒宇直就像从前一样,开始跟小天使绑定日常,野外打架。有时候狗子喊小天使去打二二,小天使野外正浪的起劲儿呢,也不想过去,这个时候狗子的声音就显得有些落寞。他说句知道了,就跳出了我们的YY。小天使刚想说什么,酒宇直就喊“给我个盾护”,然后小天使的心思就被拽过去了。


次数多了,狗子和小天使就开始有些争吵。


别问我为什么知道,作为帮会里最大的奶,到处都有我的存在,只要打架都会喊上我,帮主说再玩毒经就拆了我的毒经装。


最严重的一次争吵是在一次大攻防之后。那次狗子心情欠佳,指挥的时候也不如平时冷静,再加上浩气本来就弱势,那天输给了恶人,而且那天指挥恶人的就是我们帮主酒宇直。


那天在YY里,酒宇直、小天使和狗子都在,本来我们几个只是做个大战的,结果酒宇直主动提起了攻防,我觉得他是故意的——果然小天使就像开关被打开了一样开始滔滔不绝地夸赞酒宇直指挥犀利预判准确,隔着千里万里透过屏幕我都能感受到狗子结了冰一样的低气压。果然过了一会儿狗子开麦问道:“说完了吗?”


小天使怔了怔,反应过来输给了酒宇直的是自己的情缘,觉得好像是不太合适,于是很尴尬地打了哈哈。酒宇直怎么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呢,立刻就开始挑衅,说什么小天使说的是事实,有什么不服气的。


厉害了我的宇直,往日里小天使夸你的时候,你都是满口的不耐烦,这次倒是乖乖地都认下了,往自己脸上贴金。


狗子冷笑一声,然后我就看见屏幕里的道长对着红发丐帮插了个旗子。


两个人在副本门口就互怼起来。纯阳打丐帮有先天优势,狗子把宇直打的满地找牙,但是还是不知疲倦地一直插旗一直插一直插。酒宇直也是怒气冲天,就那么一直接一直接,然后我们就看着各种“阁下武学,有待磨练”,“唉,无敌就是寂寞!”在屏幕上翻滚。大约是觉得自己给挚友惹麻烦了,小天使有些不高兴,直接开麦叫狗子住手。狗子没搭理他,小天使就直接顶掉了狗子的号。


“你顶我号?”狗子的声音如同腊月寒冰。


“叫你别打了你没听见?”小天使拔高了音量。


下一秒狗子直接就跳离了YY,留下我和酒宇直小天使陷入了沉默。


酒宇直好像也有一点愧疚,唤了一声小天使的名字,小天使闷闷地应了一声,说困了想要休息了,就下了。


我也想趁机撤退,在这里太尴尬了,没想到酒宇直眼疾手快地拖住了我,喊我留在yy里陪他聊天,不然就卸了我的毒经装。


我陪!我陪还不行吗!这些人真是够了,一天到晚威胁我拆装备。


虽然酒宇直喊了我,但是他话不是很多,安静了半天才问了一句:“本大爷……是不是做错了?”


我真想送他一万个白眼让他直接上天。有些道理是讲不清的,小天使和他认识在前,并且就是为了他来玩这个游戏的,所以某种程度上来说他想抢回小天使也没什么过错。但是之前到底是谁一直死命追着红枫还躲着小天使的?现在后悔了,可是已经有人替代他的位置了。


“我啊……从没想过,有一天他会站在别人那一边。”酒宇直的声音听起来非常、非常的落寞,“他从小起就很喜欢追着我,做我的小弟,还会对我说什么身体交给我支配这种非常容易让人误解的话。我以为他一直是喜欢我的,只是我不想和一个男人在一起。”


“那不是挺好嘛,”我漫不经心地说,“现在他不缠着你了,你该开心才是。”


“呵,如果能开心,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他咕咚咕咚喝着什么,以我对他的了解,应该又是在借酒浇愁。“草,你说我现在想把他抢回来,做得到吗?”


我如鲠在喉,迟疑了半天才问道:“你是认真的?”


他答道:“我知道你和狗子也很熟,他们俩在一起你也不是没有功劳,但你也是我的亲友。以你的角度看,我和狗子,他会选择谁呢?”


简直是绞刑架一样的问题。我咬遍了指甲也想不出什么两全其美的答案,只好说道:“现实中肯定你占优势,情缘的话……还是狗子是个好情缘。”


“他们两个没见过面?”


我一惊,也有点不确定:“应该……没有吧,没听说他们面基过。”


“那至少看过照片了,”酒宇直叹息一声,“他跟我说狗子是个年龄差不多的大学生,长得非常标致,发色很浅,可能是混血儿。”


哇,原来不止声音男神,操作男神,放在现实中是个真男神啊!我有点小激动。


“算了……我一个人想想吧。”他下了逐客令,我巴不得听到这句话,立刻道了个帮主晚安就撤退了。


第二天我实在忍不住,就去找了相熟的道姑阿雪去讨论这件事。


阿雪也在我们帮,所以对事情的来龙去脉也知道个大概,她听完之后轻笑了一声,问道:“小天使还不知道酒宇直对他的感情吧?”


我满口称是,心想他那个脑子要是知道了才真是日了狗了。


“帮主我不是很了解,狗子是个好人呢。以前我在浩气玩过,那时候进过狗子的野外团,他是非常仗义和公允的一个人。”阿雪对狗子的评价很高,“狗子之前也没有找过情缘,所以这次应该是认真的。”


“哎,狗子这个人我也很喜欢啦,”我无奈地说道,“只是酒宇直和小天使确实认识了这么多年了,虽然一直没有互通心意,但是狗子现在进来插了一脚……也说不清谁先谁后。”


“冥冥之中自有定数,你不要一直瞎操心啦。”阿雪笑道,“倒是之前那个叫觉的军萝,你们两个到底什么关系呀,这些天她每天悬赏你一万金,你是不是都要富的流油了啊?”


我哼了一声没有答话。谁知道那个小太妹什么意思。


阿雪不让我操心,我也就不操心了,毕竟大佬们的事情不是我这种小透明能够插手的,结果事情却越来越糟。


本来我们服的阵营之间还是比较和谐的,虽然相爱相杀一直打打闹闹,但是没有真正的恶意。但是这种氛围在狗子和酒宇直交恶之后就不复存在了。


阵营战变成了真正的厮杀。


尽管我是个补天,出门做任务也要看看黄历算算吉时。有时候一个不小心就弹出了死亡通告,想想今天悬赏的一万金不知被哪个狗日的拿去了就觉得心情不好。


小天使呢,他是个例外。虽然有时候也有人AOE时候误伤到他,但是很少有红名真的来找他麻烦,就算有,也因为数量太少被他反身干掉了。发现了这个规律之后,我果断开始强行跟他绑定了日常。


酒宇直就是死的比较多的那个了,笑醉到一半也会被人集火打死的那种。尽管小天使努力去救援他,但是比不过对方人多而且神出鬼没。通常都是我们三个做着做着任务,突然一个隐形的喵哥就插了个大旗拉过来一群人,二话不说上来就是揍,他们应该是集体加了酒宇直的焦点,齐刷刷地朝他开火。我和小天使这种场面见的太多,已经条件反射了,我一个女娲就开始拉千蝶,小天使则是盾立到底。可怜酒宇直虽然也第一时间开始笑醉,终究还是被打成了马蜂窝。


恶人谷的第一大帮哪里是好惹的,我们这边立刻开始团结同盟帮会,反草浩气。小天使因为挚友被揍气得不行,想亲自出任这次反攻的总指挥。谁也没想到,平时闲散惯了的酒吞这个时候却突然斩钉截铁地说不行,这次他要亲自出马。


我想我们都隐约有些感觉,这次带领浩气进攻恶人的,就是狗子本人。


架打多了,就不只是动手了,地图上、世界上经常都是污言秽语,互相“问候”。不过不管怎样,我从来没有看到狗子在世界上口出脏字,这样还是欣慰了许多。


小天使忙于打浩气,这段时间内和狗子相处的时间少了很多。有一天,酒宇直和小天使挂在我的YY频道,狗子突然来了。


“在干嘛,游戏里密你也不回。”他的声音依旧温和而包容,听不出一丝责怪。


“在打架啊!我说你们浩气怎么回事,这么喜欢在茶馆动手?”小天使有些急躁,键盘按得噼里啪啦响。


“有人打你?”狗子问道。


“没人主动打我,但是我群到红名了。”小天使答道。


“你血太少了,脱战去,我来拉隐元武卫。”酒宇直命令道。


“挚友,我可以的!”


“叫你走你就走!”


他们两个吵嚷着,似乎世界里容不下他人。我和狗子在YY里都有些尴尬。


突然狗子开麦了,声音冷冷清清:“XX,你欺人太甚了。”


“我欺人太甚?”酒宇直声音里全是嘲讽,“你横刀夺爱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什么叫欺人太甚?”


“我不记得自己有抢过谁的情缘。”狗子毫不相让。


“是,你没抢过‘情缘’,”酒宇直特意加重了“情缘”两个字,“但是感情总有先来后到,你明明就是迟到了,为什么赖着不肯走?”


“先来后到?”狗子冷笑道,“先和他表明心意的人是我吧?你这种半路折返的才算是横插一脚吧。”


“我们认识的时间是你们认识的十倍了,你见过他换牙吗,你见过他逃课被打吗,你进过他家见过他的家人吗?”酒宇直的声音本是十分高昂的,突然却低落了下来,带了一点点恳求的意味:“之前没认清自己的感情,是我的不好。请你退出吧,我不能失去他。”


狗子的麦一直暗着,过了片刻,传来了一声“我拒绝”。然后他走了。


我这才从紧张的氛围中缓过神来,想起小天使是一直都在的,猛然后背出了一身冷汗。看了看,他游戏里的人物早已不会动弹了,游戏里和YY里密他都没反应,想来他的神经已经超负荷崩解掉了。


之后,小天使A了一段时间。我们都挺想念他的,毕竟他是那么粗神经到可爱的一个人,平时无论谁有点什么事都是随叫随到,竞技场或者副本救场都不要报酬,他是那么好的一个人。酒宇直和狗子都还在,恶人与浩气的战争也渐渐偃旗息鼓。我觉得他们俩是都在等他,他想清楚了便会回来。


至于本爸爸呢,也终于有情缘了,就是那个之前阿雪问过的痞痞的军萝,因为爸爸不小心给了她一个圣手所以对爸爸我念念不忘,然后因为性格有那么一点傲娇别扭所以以每天一万金的方式引起爸爸的注意。还好本爸爸够大气够直率直接找上门去撕逼,然后军萝就当机立断表明了心意,现在我俩挺好的,每天骑大马逛大街,我也是有了绑定地皮埃斯的王者补天了。上周末她还来我的城市找我,我们俩一起在商场里逛街买衣服,玩的痛快极了。


虽然不知道以后会怎样,但是故事到这里就先告一段落啦。你们不要猜区服了,名字都是化名,爸爸我只是来给大家讲一讲三个基佬是如何引发了一场全服战争的。谁说只有三个女人一台戏,三个基佬的戏份更足。另外本爸爸想求一个毒经师父,要那种打遍全职业的特犀利的那种,顺便再求两个苗疆队友,我们三三打个苗疆队吧,先说好我不奶,有意者私信谢谢。


 


 



评论

热度(1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