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husiastic

【酒茨】位置(1-9)全文完结

七七七七叽叽叽:

一个备份存档嗯。




  1. 


  


  签子上的字是“末吉”。


  


  当中午练完字,那个满身酒气的大妖强行挤进半掩着纸门的时候,晴明就知道今天份的厄运开始了。


  


  为了表示对于大江山鬼王的尊敬,他搁下笔,微微坐直了身子。


  


  “请问找我有……”


  


  “安倍晴明哟,陪本大爷喝酒吧。”


  


  大喇喇的把门一关,酒吞童子将一只白玉的酒碟往晴明面前一搁,还没等晴明开口拒绝,酒浆已经顺着从鬼葫芦中倾泻而下。他对着葫芦喝了几口,才在晴明对面的桌旁摆上自己的酒碟,丝毫不见外的就坐了。


  


  晴明低头看着逐渐盈满的酒碟,无动于衷。


  


  “你的好友茨木童子呢?平时不是他陪你喝吗?”


  


  “啊,他正好不在。真是麻烦的家伙。”酒吞童子轻描淡写的说,然后又凶到:“喂,你话怎么这么多?本大爷请你喝酒,你应该感到荣幸。”


  


  安倍晴明的内心忧愁了起来。


  


  他并不是不善饮酒。且,酒是上好的神酒,里面混合着灵力,修行的人喝了,能够功力增长、甚至延年益寿。只是这其中阴谋的味道,未免太明显了。


  


  茨木童子不在,你等他回来不就行了?就算他回不来,你不是还有孤独吗?你不是还有明月吗?


  


  一定要找我吗?


  


  ……我和你很熟吗?


  


  然而酒吞威胁的瞪着他,长长的指甲已经开始不耐烦的敲打桌面了。晴明怀疑如果不给这位任性妄为的鬼王一点面子,恐怕会落得更加不妙的境地,于是他拿起碟子一饮而尽。


  


  “痛快。”酒吞童子满意的赞赏道,再次为他满上酒。


  


  酒吞童子是痛快了,晴明却不痛快了。


  


  喝了他的酒,恐怕就要帮他办事。而且能让酒吞童子这种大妖摒弃前嫌来找他的事,肯定麻烦透顶,糟糕至极。然而他从进来起,对红叶的事绝口不提。


  


  晴明把玩着手中精巧的白玉酒碟,突然有了一个疑问。


  


  “这是茨木童子的酒碟吗?”


  


  一个大男人,用另一个男人用了几百年的酒碟,怎么想都觉的有点怪怪的。


  


  酒吞瞪了他一眼。


  


  “开什么玩笑,我怎么会把他的酒碟给你。”


  


  又是那种轻描淡写、不动声色的语气,让晴明心里更加确定了。所以,果然就是茨木童子的事吧,你们又双叒闹矛盾了吧。


  


  然而不管晴明是否情愿,酒还是一次次的被满上了。他每喝一碟的时间,酒吞童子就要饮下三倍的酒。直到彼此都有些醉意,晴明才终于仗着酒劲试探的开口。


  


  “酒吞童子,你不会只是来找我喝酒的吧!”


  


  “本大爷就是来找你喝酒的。怎么,你以为呢?”


  


  “我以为,你是来找我讨论茨木童子的。”


  


  酒吞童子斜了他一眼。


  


  “不提他、不提他!你比那个家伙有趣多了。”酒吞童子像是赶走什么一样潇洒的摆了摆手,“那个家伙,很不听话。又很烦人。根本就没办法和他沟通啊!”


  


  “也是。酒吞童子,你是个比他聪明得多的妖怪。和那种又凶又蠢的家伙在一起,一定很辛苦吧。”晴明轻摇纸扇,露出了高深莫测的表情。“若你愿意,我可以帮你把他封印起来。这样,他起码几百年不会烦到你了。”


  


  “哈。”酒吞童子嗤笑道,“茨木童子妖力虽不及我,但也好歹是“罗生门之鬼”。安倍晴明,你以为你一个小小阴阳师能降得住他?”


  


  “若是酒吞童子肯助我一臂之力,这并不是什么难事。”晴明双手端起酒碟,“也算是报答你的神酒之恩了。”


  


  酒吞童子不屑的哼了一声。“你这人真是婆婆妈妈,本大爷找你喝酒就是找你喝酒,谁说是来找你办事的?”


  


  “喝酒还是有人陪伴的好。”晴明说,“酒吞童子好酒量。我已经醉了,恐怕再喝下去就要失态,因此不能继续奉陪了。”


  


  “好吧,你这扫兴的家伙。”酒吞童子仰躺在他的葫芦上,悠悠地叹了口气。


  


  “两个人喝酒,会比一个人更加孤独啊。”


  


  “那可能是因为你们根本不在一个频道。”




2.  


  


  酒吞童子不再言语,继续自斟自饮着,但却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晴明闲着无聊,便拿出笔墨,继续写他那没写完的字。


  


  “吾友——”走廊外面远远的传来吵吵嚷嚷的声音。


  


  “吾友!酒吞童子!总算找到……”


  


  急匆匆赶来的茨木童子粗暴地拉开门,一瞬间僵住了。


  


  “安倍晴明!为什么你在喝吾友的酒!!”


  


  他厉声呵斥,如临大敌一般的表情让晴明手一抖,纸上洇起了一团墨渍。他看向酒吞童子,而后者只是懒洋洋的靠在酒葫芦上打了个呵欠。


  


  “哟,茨木童子啊。正好,来加入我们吧。”他指了指旁边的空位,邀请到。


  


  这句话除了更加激怒茨木童子,没有起到任何正面的效果。茨木童子听了,脸上浮现出十分可怕的表情,仿佛是听到了恋人和小三愉快地邀请他3p。他看看晴明,又看看酒吞,黑焰已经在他手里蓄势待发了。


  


  “你的酒友明明只有我一个!”茨木童子又委屈又凶恶地嚷道。


  


  “怎么?”酒吞童子扬起眉毛,用一种近乎愉悦的口气说到,“安倍晴明是个有意思的人,也是一个很讲义气的家伙,本大爷乐意交个朋友。”


  


  “可是你才认识他多久?”茨木急切地争辩道,“吾友啊,我已经认识你上百年了!这几百年来你明明一直只和我喝酒啊!只有你是我唯一的、真正的朋友!”


  


  “切,笑话。本大爷不能有多交个几个朋友??谁他妈规定的本大爷只能有一个朋友?”


  


  晴明听着,脸上实在是有点挂不住了。他和酒吞童子怎么就成朋友了?这是明摆着要拿他当挡箭牌。为了防止继续被针对,晴明连忙撇清关系:


  


  “希望你不要误会,茨木童子。我和酒吞童子的交情肯定不能和你比啊。”并且我不想和你们这俩麻烦的家伙成为朋友!




  但是没用,茨木童子还是注意到了他。


  


  “安倍晴明哟,”他问,“你有多少朋友?可以一起喝酒聊天的那种。”


  


  “啊,我吗?源博雅,神乐,小白,都能称得上是我的挚友吧。还有我的式神们,如果想要和我把酒言欢或者倾诉烦恼,我也是十分乐意的。”


  


  “你这三心二意的混蛋!”茨木勃然大怒,一把掀翻了桌子,“你不配和吾友一起喝酒!”


  


  晴明赶在翻桌前慌忙把自己的笔墨拯救出来,以免弄脏刚刚清洁过的地板。


  


  啊啊啊所以说这家伙,对于“朋友”这个词究竟有什么误解啊?!


  


  “够了,茨木童子!给我住手!!”酒吞童子站起来,厉声呵斥,“不要做出伤害我朋友的事,难道想让我在这揍你吗?!”


  


  听见“我朋友”这几个字,茨木童子的脸都气的扭曲了。


  


  “那就来吧!!酒吞童子!正好,我们已经很久没好好打过了!!”


  


  “哼,你果然是欠收拾!”


  


  “等等……等等!!”晴明焦急的大喊,“山童!护驾!!”


  


  “好咧!晴明先生!”


  


  …………




  ……


  




  


  塞给山童一些零钱打发他去买吃的以后,安倍晴明愁苦的看着扑倒在地板上两只眼冒金星的大妖,陷入了哲学的深思。


  


  所以说,为什么不能好好交流呢?


  


  为什么一定要互相伤害?


  


  为什么一定要在我的庭院里?


  


  为什么阴阳师就是万事屋?


  


  ……


  


  然而,没有那么多为什么。喝了人家的酒难免嘴短,晴明觉得自己必须说点什么了。


  


  “茨木童子啊!你对酒吞童子交朋友一事为什么这么生气?”他把首先清醒过来的茨木童子扶起来,尽量和善的说。




  “哼!渣滓们根本不配和吾友比肩站立!”茨木咬牙切齿,“只有全心全意为他的益处着想,并能辅佐他永远立于不败之地的妖才能成为他的朋友!那就是我,也只有我——茨木童子!”




  “那你问过酒吞童子的想法吗?”




  “这……我陈述的是客观事实!”




  看来这就是症结所在了。




  茨木童子在意的,并不只是“朋友”,更是酒吞童子身边“唯一”的位置。作为凌驾于鬼族巅峰的鬼王,酒吞童子有过无数的情人,无数的仰慕者,无数的追随者,然而能够与他出生入死、比肩站立的朋友,就只有一个。




  这是茨木童子的骄傲。他不屑与无名的杂碎为伍,他认为他对酒吞童子的感情,值得他身边“唯一”的位置。


  


  这是酒吞童子身边,他最骄傲的位置。


  


“茨木童子啊!”晴明语重心长的说,“朋友多力量大,你若是真的为了酒吞童子着想,那就不应该阻止他交更多的朋友才对。”


  


  他话锋突然一转,“虽然朋友不一定只有一个,但是也有别的身份,是只有一个的,并且有利于你继续帮助你的酒吞童子。”


  


  “是什么!”茨木咬牙切齿的凶到。


  


  晴明咳嗽了几下。“爱人。”








 3. 


  


  房间内短暂的静默了几秒。




  很好,终于说出口了。晴明松了口气,感到无比畅快。酒吞童子,这可是你逼我的。


  


  酒吞童子突然仰头喝了一大口酒。他的脸被手和手中的酒碟遮住,看不清他的表情,很难判断出是不是说到他心坎里了。




  首先打破僵局的是茨木童子。


  


  “哈,别逗我了!”他不以为然地开口,“我和酒吞童子都是男的,怎么可能当爱人?!安倍晴明哟,你是不是在耍我?”


  


  酒吞童子突然被狠狠地呛了一下,咳嗽起来。他情不自禁地和晴明对视一眼,露出了难以言喻的表情。


  


  “咳,茨木童子啊。”晴明解释道,“爱人是看两个人是否相爱,和性别是没有直接关系的。”


  


  茨木童子仔细想了一下,突然又眼露凶光。“爱人之间不是要做那种事吗??酒吞童子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癖好!!他很受女人欢迎的!你这么污蔑他,是不是讨打??”


  


  晴明的表情扭曲了。




  果然是相当喜欢自说自话的妖怪啊!??……辛苦了,酒吞童子!


  


  “可是,”晴明一针见血的指出,“你明明说过想让他支配你的身体这种话。”我还以为你们早就做过了。


  


  “输掉的妖怪被强者支配,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帮忙做事,贡献妖力,甚至被吃掉不都是应该的吗!就像晴明你支配你的式神们一样。”


  


  “等等啊,你好像误会什么了!我和我的式神们可不是这样的关系。我不是说了吗?我们是互相帮助的朋友。朋友啊!”




  晴明的额头上已经开始冒汗了。不行啊,绝对不能让他这么说下去了,这话要是被狗粮们听见了,会不会影响口感和经验加成?酒吞童子,我对你已经仁至义尽了!


  


  “那你为什么不问问酒吞童子呢?”晴明建议到,“与其在这里擅自猜测他的想法,倒不如和正主商量一下。”


  


  完全沉浸在自己的逻辑中的茨木童子,好像这才注意到酒吞童子的存在。他急忙歉意的跪坐到他身边来。一直在看着戏的酒吞童子,在被突然点名后露出了一个过于浮夸的、恍然大悟的表情。




  “哦,你说的对呀,晴明!虽然本大爷以前情人众多,倒是还缺一个爱人。”


  


  呸!虚伪至极呀,酒吞童子。难道这不就是你来的目的吗?晴明忍不住暗自腹诽。


  


  茨木童子听了,一下子变得为难又困惑起来。他好好想了想,然后小心翼翼的问,“吾友……是希望我变成女人的样子和你成亲么?啊……啊这……这也没有问题!!吾友不用羞于开口!”


  


  晴明尴尬的想夺门而出。但是酒吞童子只是嘴角抽搐一下,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由此可见其见多识广,功力深厚,不愧为大江山的鬼王。


  


  “茨木童子啊,你知道我最讨厌虚伪。”酒吞童子挑剔的斜睨了他一眼,“而且谁说我一定要你做我的爱人的?你爱我吗?”




  “我……我……”




  茨木涨红了脸,他回答不出。




  在他漫长的生命中,从来没有考虑过,他和他的挚友之间的感情会有另外一种可能性。对于这样一个思想简单的妖,也是相当可以理解的事。




  这真是个自取其辱的蠢问题。酒吞童子自嘲的想着,又感到寂寞起来,寂寞到让他厌烦了。




  要让这个蠢货自己察觉到他寂寞的原因,恐怕是永远不可能了。毕竟他仰慕的,只是酒吞童子身上那些闪耀的光环而已。




  “我不知道。”茨木童子老老实实的回答。“但是没有你,我就无法生存下去。”




  “没有我,大江山再也没有谁能和你匹敌。这样你就是大江山的鬼王了。”酒吞童子冷静的说,“这样不好吗?”




  “……”




  “你可以坐拥无数的财富,无尽的权利,无限的力量。你可以拥有无数美人的爱情,如果你想的话,只要勾一勾手指她们就会迫不及待的到你床上来。”




  “吾友……”




  “嗯?”




  “我的力量虽不及你,但是如果我想要权利、财富的话,立刻就能得到。而且吾友,说一句让你不高兴的话:你现在就是大江山的鬼王,可是还是没有赢得红叶的爱情。”




  酒吞童子皱起头,啧了一声。“你很烦啊,茨木。我本来都快忘了她的。”




  “对不起……我只是想说明,鬼王的位置比起吾友来,根本就是无足轻重的。”茨木童子说,“现在的我,也许并不爱你……但是,那是因为我从来没有思考过的缘故。吾友,你愿意给我一点时间吗?”他说着,又补充了一句,“啊,假如说你爱着我的话,一定是愿意的。”




  酒吞童子伸出修长的手指,用指甲尖轻轻描摹着茨木童子的下巴。茨木童子望着他,眼神里一如既往的充满了不加掩饰的真诚。




  “是该说你诚实呢?还是说你狡猾呢?”酒吞童子轻声喟叹着,“算了,本大爷就给你一次机会吧。——来,坐过来。”




  酒吞童子说着,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他从怀中掏出一只黑色的酒碟放在桌上,为茨木童子倒满酒。




  “到我身边来。”




  茨木童子于是期待地凑过来,坐在了酒吞童子旁边。


  


  “再近一点。”酒吞童子招呼到。


  


  茨木童子于是又坐得近了一些,以便于酒吞童子伸手搂住他的肩膀。在过去他们最亲密的时候,也曾这么勾肩搭背地喝过酒,那是都是很早以前的事了。


  


  不过这一次,酒吞童子的手只在他的肩膀上短暂的停留了片刻,便顺着他的背下滑,停留在了他的腰际。他的手上稍微用力,就把茨木带入了怀中,让他靠着自己的肩膀。


  


  这倒是从没有过的。


  


  这倒是头一次。


  


  茨木童子感到又新鲜,又有些别扭。酒吞童子的气息离得那么近……


  


  他抬起头,从这个视角,可以很近的望进酒吞童子的眼睛里。他发现酒吞童子正好也回视着他,向他笑了笑。




  不同于酒醉时的开怀大笑,也不同于面对敌人时嘲讽的蔑笑,也不同于勾引女人时轻佻的笑,茨木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酒吞童子。在他的眼睛里,除了百年盘踞其中固有的孤独和傲慢之外,还有一种陌生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简直不像是他认识的那个酒吞童子。




  他看得入神,没有注意酒吞童子低下头,他们的脸越凑越近,鼻尖贴着鼻尖亲昵的磨蹭。




  “要试试吗?”红发的大妖建议到。




  试什么?刚刚准备开口问,温热的气息猝不及防的压下来。唇齿间突然传来的柔软触感茨木童子条件反射的瑟缩了一下,立刻被惩罚的咬住了嘴唇。轻轻吮吸了唇瓣后,酒吞童子扶住他的下巴,舌尖探进他的口腔。




  啊,原来是接吻!一个想法突然在茨木童子的脑海中浮现,然后全身热的几乎燃烧。他的呼吸间都是浓烈的酒气,很快就有些头晕目眩起来。他闭上了眼睛,把一切交给了酒吞童子。


  


  目睹了这一切的安倍晴明,又复陷入了哲学的深思。


  


  我为什么一定要坐在这里?为什么一定要看到这样的画面?就因为我喝了你的酒吗?酒吞童子,你这酒有毒啊。




  


4.




  这种情况下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在在这待下去就不合适了,何况晴明根本就不傻。于是晴明想要夺路而逃,然而现在出现了一个问题,就是门被酒吞的葫芦给挡住了。




  贸然接近大妖的贴身法器,一定会被其误伤。和鬼葫芦的血盆大口对视了片刻后,晴明觉得不值得冒险。




  他清了清嗓子,意在提醒两只沉浸在二人世界的大妖有外人的存在,结果当然是他们没有听见。他很想试试一把掀翻桌子,很有气势的叫他们滚出去找个房间,但是桌子已经被掀翻了。若是破墙而出,定会被院子里的式神耻笑,不利于一个阴阳师的优雅与威严的形象。




  为什么不能注意一下我?我替你们感到尴尬。


  


  晴明心烦气躁的摇着扇子。所以当务之急,应该找到什么东西填上那葫芦的嘴。于是他想了一个办法:他拿出了兜里的厕纸,在上面画了一个符咒——如果抽出来的是帚神,那么他大可以用它远远地把那个葫芦捅开。




  当然,如果事情真的能如他的意,所谓“末吉”的占卜也就毫无意义了。召唤出的是赤舌。一阵不痛不痒轰隆轰隆的雷响过后,两个大妖更没有要走的意思了。那么现在厕纸也没有了。而且真要命,他突然想上厕所了。






  


既然茨木童子并不反感的话,酒吞童子认为,完全可以趁着气氛好更加深入一些。毕竟对于他这位不太爱思考的爱人,身体上的记忆要远比情感上的理解快的多。因此虽然讨人厌的阴阳师接连不断的发出噪音,但是对于有力的大妖起影响几乎就可以忽略不计。本来是仪式一般浅尝辄止的轻吻,在茨木童子乖顺的张开嘴后变得失控起来。酒吞童子将手指深深埋入了茨木童子蓬松的发间加深了亲吻。茨木的脸颊已经染上红晕,看上去像是个出场禁果的孩子,又兴奋又困惑。




  “听晴明说,你说想要让我支配你的身体?”一吻过后,酒吞童子 问道。




  “……嗯,是有说过。当时吾友实在太消沉了,想要让你高兴起来。”茨木童子老实地回答,像是刚刚吃过东西的猫一样舔舔嘴唇,“能够打败并支配像我这样强大的妖怪,不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吗?”




“说得也是。那你现在还这么想吗?”酒吞童子问,“被我支配?”




  他充满暗示的捏了捏茨木童子的腰,提醒他这句话背后的含义。茨木童子虽然不懂人情,但也并非愚不可及。他知道自己拒绝不了他,于是只是稍稍别扭了一下,就提出了让步的条件。




  “啊啊,那是在你打败我之后,才需要考虑的事。”茨木童子说,“你得先打败我才行。”




  “你明知道你赢不过我的,还要这么一遍一遍自不量力的尝试吗?”




  “吾友啊!我的心里是承认了你的强大,但是我的身体却难以屈服。”茨木童子渴切的舔着嘴唇,建议到,“让我、的身心都感受到吧,想要被你彻底的征服,彻底的支配的感觉。”




  他想了想,又补充道:“当然,你要是不走运的输了,我就会假装是因为你喝醉了的缘故,不会有失吾友的颜面的。”




  “还没开打你就开始给我找战败的借口?!难道你以为本大爷真的会输给你不成!”酒吞童子有些愠怒地站起身,拎起了鬼葫芦,“茨木童子,本大爷等下会让你后悔你说的话的。”




“怎么可能轻易的让你得逞。”茨木童子说,“我毕竟是罗生门之鬼啊。”






  


5.




  山童已经出去了,晴明也无影无踪。除了带着雪幽魂的姑获鸟之外,寮里就再也没有什么有能力劝架的式神。而姑获鸟明智的认为,在末吉的日子里,还是不要做什么自取其辱的事比较好。所以大家只能随时待命,任其发生。一时间,狭小的院子里挤满了参观大妖决斗的式神,青蛙瓷器甲乙丙丁午己庚辛都忙不迭的摆开了赌局。




  “啊啦~他们又要开打了。看上去关系很好的样子呢。”八百比丘尼不感兴趣的叹了口气。




  “你说谁会赢呢。”莹草悄悄问道。




  八百比丘尼沉吟了片刻。




  “茨木童子是先出手的,酒吞童子是笑到最后的。”




  因为占卜师的这句话,酒吞童子那边的赌注就高了起来。带着火灵的座敷童子就坐不住了,连忙站在了茨木童子身边。这下局势就出现了翻转,有一部分群众倒戈买入了茨木。




山兔甲也看不下去了,站在了酒吞童子的身边。山兔乙也急了,连忙站在茨木童子身边。这两个兔没有私下比过,谁也不知道谁跑得快。眼看这局势越来越复杂,决定命运的晴明终于上完厕所回来了。他发现两位不速之客剑拔弩张地站在庭院里,而他所有的式神都齐刷刷地在看着他。晴明看看左边,看看右边,降下了防护罩,把自己和围观的狗粮们都罩起来了。




围观的源博雅就忍不住发话了。“晴明啊,”他说,“你他妈有病吧??”




“大妖是野生的,狗粮是自己的。”晴明冷冷的说。“至于那些胳膊肘往外拐的式神们,我暂时六亲不认。”


  




  


茨木童子输了。




  或许是因为太强又太自恋到不需要包容别人,他并不懂得如何和队友配合作战,只是凭着恐怖的妖力蛮横地攻击酒吞。酒吞则一边喝酒一边冷静一个个清掉辅佐过他的队友,等到后劲不足的茨木童子很快就筋疲力尽,疲于奔命了。




  酒吞童子也被打得够呛,只是勉强维持着站立的姿势而已,但这就足够了。酒吞童子居高临下的看了一会儿躺在地上的茨木。他的妖力耗尽,奄奄一息;浑身是伤,衣服破烂。在他刚想要挣扎着起来的时候,被酒吞童子一脚踩在了喉咙上,于是胜负已定。






“老实了?”酒吞童子恶狠狠地说,脚上用力碾了几下,茨木就放弃挣扎了。




“嗯。”茨木承认到。“还是吾友厉害。不过,我也变强了吧。”




“是是是,你变强了。”酒吞童子应付到,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自己的战利品,“不过遗憾地,你还是输给了本大爷。所以我们可以进入下一个环节了。”




  最好的猎物总是值得一番争取,并且越难得到的到手就会变得越美味。不知道茨木是单纯的想要满足自己的战斗欲,还是想要他的挚友吃的好一些。不过反正,这两个目的他已经都达到了。




  酒吞童子移开了脚。他抓住茨木的角他提起来,然后把他像是扛一袋面粉一样抗在了肩上。茨木童子吃痛的叫出声,酒吞童子才意识到自己刚在把他的腹部打伤了,于是只能把他打横的抱起来。为了保持平衡,那刚刚擒着黑焰的恐怖鬼手,非常亲昵的勾住了他的脖子。这让酒吞童子十分受用。




  




  总算他妈的要走了。晴明欣慰的想,拍拍身上的土,站了起来。现在,可以考虑考虑庭院的修缮问题了。




  “喂,你还有能用的房间吗?”酒吞童子抱着茨木,又折了回来。




  “你要干嘛?”晴明警惕的问。为什么要用我的房间?




  “是啊。”酒吞理所当然的回答。




  你“是啊”是什么意思?!你没有回答问题啊?还是说……问题已经被回答了?晴明的脸皱了起来,他不确定晕晕乎乎的茨木童子也同样听懂了。这简直是厚颜无耻。




  “愣着干什么?”酒吞童子不快的命令道,“本大爷肯大驾光临你这小阴阳师的破屋,那是你极大的荣耀。”




  “等等,你不是说我们是朋友吗?”




  “朋友你还不帮忙?!”




  酒吞童子已经开始不耐烦了,晴明知道自己不论讲不讲理都没法说得过他,争辩已经毫无意义。




  “客房还有一件空着,没被你们打坏的。”他说。




6 被水淹没


7 不知所措


8 学会游泳


9 如鱼得水

评论

热度(2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