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husiastic

【奥尤】Cool Boy

脑洞君不开心:

啊啊啊那个视频啊啊啊,小毛子实在是太撩人了~脑补了好多实在没忍住发了个车……啊大家吃好喝好!为了小野猫的滑冰干杯!


注:奥塔别克为尤里kou;


高跟鞋play有;


无未成年人xing行为;


yanshe有。


“Cool boy~”


尤里从试衣间出来的刹那,维克托和勇利不约而同地眼前一亮。


夜店的小野猫在滑冰上并非少见,但能有尤里这样的镇住全场的气势可真是令人吃惊。唯一让人有些许在意的,大概就是他的衣服……


“哈哈,尤里穿这身的话全露光的……”勇利好心说着,满脸没有注意到尤里怒气的笑容。维克托在一旁点着头,同时悄无声息地将勇利往自己的身边稍微拉了点……


“轰”地一个拳头,刮过的风正巧擦过勇利的脸颊。


诶——尤里!


“嘁。”毫不在意地活动了下手腕,尤里瞥了勇利一个不屑的眼神,“你可以让维克托也试试。”满含挑衅的语气让维克托顿时忍不住星星眼起来。倒是勇利在一旁偷偷瞧了维克托一眼,显然是对尤里的提议有些心动。


不去理会那对恋爱后智商明显下降的夫夫,尤里扭了扭脖子,自顾走到了镜子前面,皱着眉头打量自己的妆容和衣服的搭配。啧,那头猪说的也不错,这件衣服太宽松了,如果在表演最后一个后仰的动作时难免会完全地暴露出来。


虽然自己的身材一直保持的很不错,但……


“尤里也可以尝试下成熟的风格啊!波波维奇当初也有这个转型的时期呢。”想到米拉背着手在自己身边打着转劝说的样子,尤里忍不住又有些炸毛了。最可恶的是,雅科夫居然深思熟虑后也认可了米拉这个建议。


“尤里,虽然之前你演绎的Agape也很出色,但是你还年轻,多尝试一些风格也未尝不可……”最后由莉莉娅和雅科夫一锤定音,决定让尤里也尝试一次性感的成人风格。


但最气人的时候,当雅科夫作出决定时,奥塔别克那家伙正好滑冰场附近热身,也许是刚从他的摩托上下来,这家伙穿着一身机车服,浑身大汗的正在脱去上衣,露出精干而充满男性魅力的上半身,并且莫名地向尤里奥投来了坚定的犹如战士一样的眼神……


雅科夫:……


莉莉娅:……


这两人难得地对视一笑。


那对离异已久的夫妇真不愧曾在一起那么多年,毫不考虑尤里的心情就一锤定音,新的表演服选择了颇具朋克风格的宽松款式,穿在尤里的身上简直就是荷尔蒙爆棚一样的吸引人。米拉将新衣服交给尤里时还一脸期待地等着他现场换上呢,结果尤里瞬间黑了脸。


更别提给那两人提供灵感的奥塔比克,尤里干脆好几天没有回他的短信。


去死啊啊,死矮子!


似乎是感受到了尤里的怨念,又或者是某种莫名的心心相惜,奥塔别克出现在了试衣间的门口。啊哈,毕竟这不是正式的比赛,表演的试衣间是大家共用,除却那对作为嘉宾被邀请来的夫夫,奥塔别克作为表演的选手之一,出现在这里也是理所当然。


啧,这家伙!


尤里毫不掩饰自己的情绪,叼着发带散开了头发,整理着他那头耀眼的如同金子一般的头发。奥塔别克在他身后微微眯了眼睛。


切,看什么啊这家伙,目光的温度都已经烧到自己了。


就算没有回头也知道奥塔别克在看自己,但是那有怎么样?把自己害得穿上这种跟夜店摇滚吉他手一样的衣服,别想再次引起自己的注意。


“啊,奥塔别克,你也来了啊。”后知后觉的勇利这才和奥塔别克打起了招呼。不出意料,那个男人只是简单地应了几句,他的目光全程根本无法离开尤里。


更准确的说,他就像是锁定了目猎物的野兽。


谁会放开到嘴的肉?


想到自己的处境,尤里忽然一阵恶寒,他皱着眉头扭过了头,毒舌的话还没说出口,就看见了奥塔别克在那一瞬间凝住的表情。


恶,那家伙是什么眼神啊!也许是因为衣服穿的太少,尤里感觉自己的后背出了一身的冷汗,寒毛倒立。


自己,这是被什么野兽给盯住了?


“唔……”维克托看向尤里和奥塔别克,眯着的蓝色眼睛里闪过一丝恍然大悟,“勇利。”


“诶?”“我们走吧。”“诶诶诶?”


眼看着笑得眼睛都眯起来的维克托拖走了一脸懵逼的日本小猪,尤里的心情却一点也没有轻松下来。留着奥塔别克在这里,他可一点也不想和这人解释自己为什么没有回他这几天的短信。


然而,比耐心,奥塔别克从不逊于任何以隐忍著称的战士。


试衣间里的空气好像凝固了,尤里已经把头发重新扎了起来,检查脸上浓烈的烟熏妆超过十分钟,同时还检查了这一身衣服上所有可能过于暴露的地方。然而,奥塔别克还是一句话不说,安静的试衣间里满是一股尴尬而诡异的气氛。


靠!这家伙在想些什么。


尤里终于忍无可忍地扭过头来,他发誓,就算被这家伙用那种沉默的眼神嘲笑,他也绝不会在他面前露怯。该死的奥塔别克,该死的哈萨克斯坦人,该死的……呃?


尤里猛地不稳,差点摔倒在地上。


奥塔别克的裤子脱到了一半,上半身已经完全赤裸,露出了他那极其闷骚的白色贴身内裤,看起来待会他还要再换内裤。他的腿的确不够长,但是胜在四肢矫健,充满了男性的魅力,肌肉结实而鼓囊,和修长而具有少年美的尤里奥完全不同,这家伙是个真正的战士。


但这不是吓到尤里的原因。


奥塔别克的小小战士,也站起来和尤里打招呼了。在白色的贴身内裤里显得格外明显,而且……十分可观。


“靠!”尤里气得随手抓了什么往奥塔别克脸上砸去,这家伙……这个家伙在面不改色的想些什么啊?


“唔……”痛。奥塔别克没有躲,那东西结结实实地砸在了他的肩上。


这个……傻逼啊!


尤里彻底爆发了!


“喂!你到底在想些什么……我说,你……”明明对这着别人都可以一副不屑的样子,明明可以毫不介意地损着那一堆经常看着自己冒星星眼的夫夫,可是看着这个被砸了还什么都不会说的家伙,尤里除了炸毛,似乎什么也说不出来。


更让他崩溃的是,他发现自己脸红了。


感谢上帝,真的,尤里在接受了这种妆感后第一次如此感谢烟熏妆的浓烈,这样奥塔别克才不会看出来他脸红的那么厉害。


不过等到尤里看见自己砸过去的是什么后,他的脸因为愧疚又红了起来。


那是一双供特殊情况下,女士使用的高跟鞋。因为场地很小,而且女士的动作总是比男人们慢一些,这家滑冰场特意在试衣间里准备了高跟鞋。当然,也可能是为了某些特殊需要的滑冰选手,借高跟鞋的高度来确定自己穿上冰鞋后的大概高度。


那个鞋跟……砸在身上一定很疼啊。


啊啊啊,自己为什么要为这个家伙感到内疚?


——但是,尤里,这个孩子本身就是容易心软的好孩子啊。当然,奥塔别克那仿佛小狼崽一样忠实地闷声不吭的样子,也是尤里愧疚的原因之一。


低声骂了一句脏话,尤里抿着嘴,重重一脚踩在了奥塔别克面前的长椅上。


“喂!”


奥塔别克:……?


“……对不起啊。刚刚砸了你,还有这些日子,没有理你。”依旧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脸却因为烧红而忍不住撇开了。他实在不想去看奥塔别克此时的表情。


但是奥塔别克的反应一如既往的冷淡,尤里等了好久没有等到他的“嗯,没关系”,反倒感觉到一丝异样,忍不住低头去看……


“唔!”这一回,奥塔别克被毫不留情地打了个暴栗,但他没有停下给尤里穿上高跟鞋的动作。


红色高跟鞋,简直妩媚地像是妖精踩在黄金上跳桑巴的舞鞋,奥塔别克格外的在意这个,强硬地掰住尤里的腿,将他拉向了自己,把那双红色高跟鞋套上了尤里的脚。


“你个……白痴!喂,奥塔别……克,啊……你在碰哪儿?”尤里的力气始终比不过奥塔别克,被他这么一拉,半个身子躺在了长椅上,他用手捂住了嘴,画着浓妆的眼睛因为吃惊而显得格外妖娆,眼角也不可抑制地挑起,“别往里面碰……我呆会要……”


奥塔别克的手伸进了尤里宽松的上衣,一点点探索进了那里面平滑柔软的肌肤。感谢上帝那两点还是如此的青涩,只要轻轻一揉就可以硬起来,只要轻轻捏住它,然后掀开他的衣服,抚上去,然后俯下身用舌头轻轻舔上去……


“唔……哈。”尤里的双腿猛地绷直,松松垮垮地穿着高跟鞋的脚踩上了奥塔别克的肩膀。他放弃抵抗了,彻底躺在了这张长椅上,上面还残留着男人们的汗水味。尤里扬起了头,用手遮住了自己的眼睛,“你要做点什么,就快点做,别不像个男人。”


含敏感词→啊啊有些尤里的称呼问题还没来得及改过来,非常介意的妹子请暂停下qwq,等明天我会改过来的。


事后。


雅科夫站在观众席上,看着伴随着激烈音乐入场的尤里,忽然为之一愣……嗯?


——这个墨镜,是怎么回事?


就算是他们这次要突破自我,这个墨镜可不在计划之内。


当然,没人能看见尤里背后那张咬牙切齿的脸。


哦——除了某个做了坏事,还一脸面瘫的哈萨克斯坦男人。


他们胡闹后的时间可不够尤里再去补一个烟熏妆,好在奥塔别克还带了他帅气的墨镜。当尤里利落地点冰,边脱下外套边屈身回头,他那墨镜背后的脸上似乎还残留着某些难以描述的味道。


该死的……奥塔别克!


在观众席上的众人都傻了,他们看到了干脆利落地扔下外套,露出了性感的黑色条纹镂空装束的尤里。那动作中包含了它应有的野性和某种奇异的愤怒。那是他们从没看到过的……属于尤里的荷尔蒙!


整个冰场为之疯狂!


当尤里来到那个准备已久的仰身动作时,果然不出勇利的意料,他的衣服滑下去了,不久前还在奥塔别克唇舌和手间辗转的白皙肌肤,完完全全地暴露了出来。


喂……那个家伙,跑哪儿去了!


尤里愤怒地看向了观众席,那个独占最佳位置的男人朝他扬起下巴,比了个手枪的手势。似乎他的脸上还带着笑意。


——砰!


该——死——的——奥塔别克!


你想射进哪里去……啊!?尤里猛地将墨镜扔向了奥塔比克!


你这个,混蛋,奥塔比克!


嘛。Cool boy~别在意这些已经做过的事情了。现在,就在属于你的冰场上,释放你的荷尔蒙吧……


今晚,我们的目光属于——


尤里·普利赛提!

评论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