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husiastic

【茨狗】 七年之痒

黑毛_:

说白了就是6000+的车(bu)。主要的想体验一下这种失而复得的恋情。


恋爱就是这样,没有感情是一帆风顺的。食用愉快



1.


  爱尔兰的雨沥稀下了半载。路畔的街灯逐步亮起暖黄色的光,映得飘落的细雪有些晃眼。


  零散的人,稀疏的路。


  异国他乡,每日都是如此。城心的古钟发出七下沉闷的声响。百货商店的橱柜上贴满了“Merry Christmas”和锃亮的雪花沫子。


   一周后就是他们在一起过的第七个圣诞。如果还在一起的话。


  大抵就是所谓的七年之痒。分开的原因很简单,感情总得有个限度。费洛蒙连同那份死撑的情意一起耗得殆尽。


    还是喜欢他的吧?不,以前而已。


  黑色的皮靴在雪地拖出薄薄的划痕,大天狗的脸被冻得通红,眼睫和额角的发丝结上些许冰碴。他决定去酒吧坐坐。


  街角有一家俄罗斯人开的酒吧。准确的说,是一家同性恋酒吧。大天狗虽不反感,也很少踏足这些地方。掐指可算的几次都是被茨木硬生生给拉去,灌上几杯Whiskies或Gin。这种烈得五脏六腑都要烧起来的酒,却让茨木上瘾。


    “我喜欢烈酒,也爱你这般烈性的人。”


  不论是下流的话,还是酥人的情话,茨木说出来从不脸红。只是轻挑着眉目,咧唇露出灿白的虎牙。还有他那一头蓬松的白发。   


  “Sir.Can I help you?” 


    调酒台前的男人吹了个响哨,一把拉回大天狗的思绪。男人翘腿坐在吧台的转椅上小幅度转了个圈。一头浅黄卷发,挑染了几缕艳红,倒也显出几丝少年的姿色。


  大天狗唇角微微上扬轻笑。这种地方来套话,不是搭讪还能是什么。


  男人递给他一杯深红色的酒,是Cherry。樱桃酿成的白兰地,硬要说的话,也算得上利口酒。


  “Thank you.”


  大天狗接过酒杯,抿着下嘴唇颔首拨弄颈上的项链,大抵是手心冒了些细汗有些发滑,捣鼓半晌才摘下。


  项链上有一枚银白色的戒指,刻上精致的罗马音“otengu”。如果没看错的话,这枚戒指是去年英国Love kiss推出的同性情侣戒指。


  大天狗干笑两声,微瞥眉头,拈指将项链连同戒指丢入深红的液体,气泡黏附在戒指端侧,显得有些骇人。 


  然后,一饮而尽。


    不太浓烈的酒混杂着银色的腥味。酥麻感从舌尖蔓延到肩胛,绀蓝的眸子里流露出几丝悲意。空留下沾有红色液体的杯身和那枚银戒。


  “Hey, guy, I lost my lover.” 


2.


“Moon river, wider than a mile


I'm crossing you in style some day


Oh, dream maker, you heart breaker


Wherever you're goin.”


  红发的男人翘腿坐在圆凳上,轻垂眉目,后脑随意的扎着高挑马尾。


  他是这家酒吧的常客。来兴致时,便会抱把吉他,小酌几杯,弹几首曲子。忽明忽暗的霓虹映在男人的面颊。俊秀的眉目,高挺的鼻梁,有些偏白的薄唇,还有那头桀骜的红发。


  “茨木。”


  红发男人闻声点头,没有为之所动。


  “你染发了。”


  “是啊,大天...”名叫茨木的男人抬眼朝大天狗望去,声音却像被噎住。哽在喉头。


  果然,那双眼睛,不论看多少次,还是一如既往。茨木童子腹诽。


  绀蓝的眸子氤氲几丝水光,大天狗轻咬着下唇,眉头微瞥,喉结不太明显的滚动了几下。


  “出去谈谈。”茨木道。



  大天狗摇摇头正打算拒绝,却被拉扯着拽住手臂。


  “没拒绝的余地,这不是在和你商量。”


  他还是那副老样子,武断决绝。只知道一昧向前,却从不顾及他人的感受。


  “我们已经分手了。”


  酒吧三色的菱窗上挂着水珠愈来愈多,茨木有一瞬间的错觉。好像听不见酒吧嘈杂的呐喊,惟有沥稀的雨声,和恋人的那句就这样吧。


   缠绵又利落。


   酒精麻痹着大脑,酒精随着血液点点扩散,耳尖和眼眶有些发热。


    感情是何时出现变化和隔阂的?没人知道。从最开始的悸动,想着同眼前的人共度余生。到后来变成了一种私欲,做爱或是饮酒,都没了当初的执念。


   或许是费洛蒙连着那份称不上感情的东西一并消失了。


  感情不分对错。这是大天狗告诉他的。


  “喜欢就在一起,不喜欢就分手。何必做些没意义的挽留纠葛。”他一直都是那样,固执却又骄傲。


  茨木松开拽着大天狗的手。窗外的雨打着菱窗,有些恍惚的抱起吉他,指端的银戒被霓虹映出些许斑驳。


  指尖拨动吉他,干涸的喉咙让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和着雨打在窗上的拍子,他又唱起那首曲子。


  “Oh, dream maker, you heart breaker


   Wherever you're goin.”


  


3.


  


  窗外的柏树枝积上了一层雪霜,偶尔会传来孩子们愉悦的笑声。


  爱尔兰的街头堆满了积雪,明天就是圣诞,再过几日便是除夕。街上的情侣来来往往,不时传来女孩银铃般的笑声。


  茨木窝在床上,裹着厚实的毛毯无聊的刷着手机。


  「虽然可能有些早,不过,圣诞快乐。」


  这是大天狗发过来的。茨木想着会不会是群发,随即又打消了这个愚蠢的念头。


  他向来如此,固执,骄傲。那是独属于他的光。


  茨木想着该作何回应,胡乱揉了揉有些蓬松的红发,他向来不擅处理这些事儿。有些生硬的打出一个“谢谢。”


  操。茨木轻骂一声,这样的话说得自己都想扇自己一巴掌。


  删删写写好些次,茨木还是拿不稳主意。扭扭捏捏又不决绝,搞得他有些恼火。


  「大天狗,我们复合吧。」


  想了半晌,茨木把这条短信发了过去。分手已经一个多星期,却像过了半年。每每夜里,翻身碾转,手不自主的向被褥那侧抚去,却没有熟悉的温度。


  也没有所爱的人。


  手机铃声再次响起,拉回人的思绪,他没有解锁,楞楞的看着屏幕上三个小字。


  「为什么。」


  是啊,为什么。茨木有些发愣木讷。分手的过错在于谁,没人说得清。就如同小孩子一样,受了一点儿委屈可以忍着,可是日益增多,总会爆发。


  七年来的点点滴滴如走马灯浮现在脑海,他的眉眼他的笑,却独独忘了他的好。


  忘了那盏为他亮到凌晨三点多的灯,和那浅浅的酣睡声。


  忘了他低垂的眉眼流露出的情意。


  独独记得他含泪垂首的那句就这样吧。


  人总是这样。血气涌上脑子,就忘却了所爱之人所有的好。大抵是本身的兽性占有作祟,记得爱人字字珠玑刻薄带刃的伤心话,记得自己为他付出的一切。


  独独忘了他的好。


  大天狗走的那日,下着很大的雪。他拖着孱弱的身体,瘦弱的背影渐行渐远。那一刻,茨木很想抱住他。


    可他终没有放下束缚他的狂傲。


  一切还不算太晚吧。大概如是。


  抬头倚在床沿,轻叹一声,手指有些发颤。


  「因为你知道我深爱的是你,我的宝贝。」


4.


  


  “东京也在下雪吧。”


 


  “嗯。我问过安倍晴明,他说今年东京雪特别大。”


  大天狗捧着日料店的关东煮,哈了几口白气。茨木微颔着头,垂眼看着恋人被冻得有些发红的脸。


  油然而生的熟悉感。


  茨木回想起上高中那会儿,东京下了一场暴雨。惊雷滚下,操场上积了些水,路上亮起了灯,显得有些昏黄。大天狗说什么也要回家,茨木只好随着他,把自己的外套披在恋人头上,溅着泥水一路跑回去。


  那会他也是这样。额前的碎发湿漉漉的,眼睫上挂些水雾,脸色有点苍白。


  是啊。这么久了,最爱的人还是他。


  复合之后,一切都如同最初一般。心中的悸动,缠绵的情意,还有那句说不出口的爱。


  这算是从头来过吗。茨木腹诽。


  “想什么呢。”大天狗道。


  “没什么,只是觉得,”茨木顿了顿,轻俯吻下恋人的面颊,“我好像更爱你了。”


  爱尔兰奶茶的牛奶糖精与一缕茶香刺激着味蕾。白气在透明的塑料圆盖上凝成些小水珠,侃侃的挂在上边。一些孩子带着圣诞帽从他们身边跑过。


  “我的圣诞礼物呢。”茨木问。


  “没有。”眼前的人闭着眼一脸不情愿的模样,“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这就算是。”


  说罢,攥着茨木的围巾,将人拉下来些,唇齿相依。舌尖舔弄着爱人的舌根,鼻子轻轻吸着气,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潮红。


  吻毕,大天狗有些别扭的转过头。而爱人已经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搞得有些懵。


  “礼物...如何?”


  “......”茨木机械的点了点头,“宝贝儿你你你...你刚刚主动...亲我了?”


  “没有。你的错觉,这是冬天,别思春。”


  “骗人的吧!你刚刚就是亲我了——”说罢,挽臂搂过心尖儿上那人,在他耳边哈了口热气,“对我来说。一年四季,都是春天。”


  


  茨木拈起大天狗的下巴,对着柔嫩的唇瓣一阵啃噬。唇上的热度与湿度都和纷纷扬扬飘落的雪絮一并溺死在这温热的暖流里。


5.


http://m.weibo.cn/5569041944/4095117268594316?sourceType=sms&from=106B195010&wm=5091_0008


6.


  次日的阳光有些晃眼,雪已经停了,干枯的树枝和屋外还堆着些积雪。


  大天狗动了动发酸的腰肢,低垂着眉眼,嘴唇向上嘟囔着。


  “宝贝儿醒了?”


  “嗯。”


  茨木揉了揉爱人浅金色的发丝,吻在额前。


  “新年快乐,我爱你。”


  大天狗脸颊有些微红,撑起身子凑在人脑袋前给了一个纯真的吻。


  “新年快乐,我也是。”



  ——end——


  


  

评论

热度(96)

  1. Enthusiastic黑毛_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