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husiastic

【茨酒】一夜情还有后续啊?? 8

宿懒:

  酒吞在家又瘫痪了两天。
  这两天里
  他被不知道怎么就拿到自己手机号的茨木全天短信骚扰。
  看着满屏难以言喻的夸赞信件。
  酒吞的内心满是波动,并且想打人。
  你说这人咋这么烦???
  他怎么这么缠人??
  上班发短信骚扰人不怕被老板扣工资吗???
  ……噢,他就是老板。
  酒吞捏着鼻梁相当烦恼,
  他坐在沙发上瞅电视节目,手机就在旁边嗡嗡嗡地响。
  打个游戏吧,短信提醒时不时就要跳出来,
  他一个手抖,就把角色玩死了。
  回他短信骂他,茨木就跟舔了柠檬的狗一样癫狂,
  一分钟回了他十几条短信,内容全是"挚友的气势太棒了!(๑•ั็ω•็ั๑)""挚友就算凶凶的也好棒!(◍ ´꒳` ◍)"……诸如此类的。
   一溜萌萌哒的颜文字看的酒吞脑瓜疼
  他把茨木这个号码拉黑了吧,
  茨木又马上换个手机号继续骚扰他。
  他想关机吧。
  这万一公司出乱子咋整???辣鸡晴明又不管事情,天天都在劳动市场画符。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漠视。假装自己耳聋眼瞎。
  忍到上班那天再去办张新卡用。
  惹不起,他躲还不行吗????
 
  结果上班当天酒吞就受到了下属们蜜汁注视
  从他刚刚进门起就不停有人偷偷看他,脸上带着一种难以描述的微笑,类似于看好戏的那种。
  酒吞慌了,相当慌。
  今天早上我磕了四片激素还喷了beta喷雾,难不成露馅了?????
  不是说就算是对标记人员也有效吗???
  这他妈不会是虚假产品吧?????
  "酒吞经理……?"
  酒吞沉着脸转过头,叫住他的是一拳头能打爆流氓狗头的娇小可爱萤草。
  "怎么了……"
  "那个……"
  萤草小姐有些害羞地低下头,手指头缠啊绕啊的。宛若要告白。
   酒吞的内心更慌了,生怕萤草小姐说出什么冲动的话。
    面前的萤草不好意思地看看周围同事,大家微笑着看她,然后冲着酒吞大声来了句,
  "我和大家,祝你幸福!"
  ……啊??????????啥玩意?????
  酒吞拒绝该怎么说都想好了,结果没想到萤草给他来这一出。
  幸福……啥啊????
  酒吞持续懵逼。
  萤草说完,其它的下属们也纷纷笑着凑过来说话。
  "酒吞经理,你家爱人真的好浪漫啊……"
  "人长的还那么好看……"
  "……亲手给布置了办公室……"
  "还亲自做了早餐送过来……"
  "祝你们百年好合啊……"
  "虽然男性beta不容易怀孕……"
  "但是看着你家爱人的体质你们的孩子是没有问题了……"
  酒吞:???????????
  啊??????搞毛????
  谁啊??????什么孩子?????
  在一圈暖心祝福中,酒吞安静如鸡。
  "什么……?"酒吞懵懵地问,
  周围的下属一脸慈爱。
  "经理你看见你的办公室了吗?"
  酒吞摇了摇头。
  "快去看看吧经理……"
  "噢……"
  酒吞拎着他的文件包走到自己办公室前,安静地打开了门,下属们在背后望眼欲穿,想看看酒吞是什么反应。
  结果酒吞愣了一下,火速关门,然后再次打开,又看了两秒,把门甩了过去。然后扭头冲着背后偷看的下属开始凶。
  "看什么看!滚回去工作!你们是来工作还是看热闹的!?"
  "了不得了不得,经理害羞了……"
  下属们这么想着,又带着慈爱的笑容散去了。


  酒吞站在办公室门口,打开了门,接着气炸了
  他原本整洁干净的办公室被茨木搞的跟求婚现场一样,到处都是爱心氢气球加玫瑰,
  这货是神经病吧?????
  酒吞黑着脸地过去要把办公桌上的一大捧花拿去扔,结果发现花旁边还放了个装勺子的塑料盒,以及一个温热的小瓷罐。
  小瓷罐下面还垫了张纸条。
  酒吞抽出来看了看,上面写了一句话
  "今天给挚友做了炖蛋,希望挚友喜欢♡"
  ……酒吞看着后边那个大桃心,内心感受难以言喻。
  然后他先是把花扔了。
  接着坐下来拿勺子吃完了炖蛋,起身一擦嘴,再恶狠狠地把瓷罐勺子收到一边,
  揪着自己办公室里所有的氢气球出门塞给了正好回来的晴明,叫他拿去玩。
  一脸迷茫的晴明手里莫名其妙被塞了气球,刚想问酒吞咋了,结果酒吞直接扭头进了办公室,开始工作泄火。
  ……我是老板啊!!!!
  被下属甩了脸色的晴明气啾啾,决定单方面和酒吞绝交五分钟。
  办公室里的酒吞文件还没看完第一段,手机又嗡嗡嗡地响了起来。
  拿过来一瞅,是茨木没跑了。
  熟悉的黏糊劲,熟悉的语气,熟悉的颜文字,酒吞脑瓜又疼了,
  "挚友挚友,感受到我对你的爱意了吗(๑❛ᴗ❛๑)"
  酒吞心说我感受到了,我特别想掐死你。
  顺带手上用力地按着输入法键盘打出了一句话,
  "你有病吧。"
  成天骚扰我。
  茨木秒回了酒吞。
  "嗯,有病,相思病,一见不到挚友我就胸口疼(。•́︿•̀。)"
  ……是我输了,太低估这人臭不要脸的程度了。
  我也不应该回这小混蛋。
  酒吞皱眉捏鼻梁,把手机静音推开,然后开始努力工作,头都不抬的那种。
  直到晴明敲门进了他的办公室,手里还拿着一个小盒子。
  晴明把盒子放在酒吞桌子上,然后推了推酒吞。
  "乖崽吃饭饭啦?"
  酒吞放下笔,瞅了瞅那个小盒子,
  "你给我点的外卖包装不错啊?里面啥啊?"
  边说边去开盒子
  "哎哟,不是我点的……"晴明一脸慈爱的看着酒吞
  那边酒吞已经打开了盒子,瞅见了里面的寿司,拿着一个咬了一半。
  "那谁啊?"
  吞下半个寿司的酒吞默默地准备吃掉剩下的一半,讲道理这寿司好吃得惊人,也不知道谁点的,他想要个寿司店电话。
  "你姘头啊,他亲手交给我的…"
  一旁的晴明这么说到。
  酒吞塞寿司的手停住了,他看着一脸慈爱的晴明,沉下了脸。
  "哎哟,脸黑啥啊??"
  "他又没有做什么错事,现在社会,像女婿那样alpha有多受人欢迎你知道吗?"
  "又帅又会做饭有钱还忠心,简直言情小说里走出来的男主啊崽!"
  一旁的晴明看着他的表情,马上开劝,苦口婆心,像要把小鸡仔嫁出去的老母鸡。
  "好了住口,你给我出去。"酒吞指头指着门外让晴明走,
  "嗨呀?孩子大了都不听爸劝了!?"晴明双手叉腰气鼓鼓地瞅着他。
  "你在不出去我就要动手了。"酒吞看着晴明这个老戏精开始撸袖子。
  晴明看他这样,轻拍了一下桌子,开始凶。
  "崽崽大了翅膀硬了还想打爸爸啦?啊?有没有天理了?!"
   "来来来,老子来告诉你什么叫天理。"酒吞站了起来。
   "别别别,吞哥我错了,我这就出去,吞哥你好好吃寿司,我走了我走了……"晴明瞬间怂怂地退出了房间,顺带贴心地关了门。
  酒吞看他走了,然后又坐了回去 ,开始瞅着一整盒的寿司发了下呆,然后毅然决然地吃了起来。
  无论怎样,食物是无辜的。
  就算主人再黏人讨厌。
  等吃完了寿司,他把盒子放在了早上收拾好的瓷罐旁边。
  他想回家洗洗,然后明天把这些东西连着钱塞给晴明,让他有机会还给茨木这个黏糊精,顺带表达一下自己希望这货别再出现的愿望。


  结果他没想到今晚他就又逮住了茨木这个黏糊精,
  就在他顶着全公司慈爱的目光下班,满身火气地回家,刚刚开电梯那一瞬间
  他就看见这傻叉玩意儿穿着西装拎着一袋子菜,蹲坐在他家门口,一脸可怜兮兮求认领的样子。
  艹艹艹艹艹!!!!!!!!
  酒吞马上狂按关电梯的按钮,
  但茨木马上眼睛一亮扑了过来。
  "挚友!!!!!!!"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
  酒吞内心一片慌乱,
  但是茨木已经扑到了他身上,
  电梯门也关上了。
  ……
  ——————————————————
酒吞:你说我的命怎么这苦???我做错了什么????


依旧短……依旧拖……望莫嫌弃_(:з」∠)_
 
 
  


 
 

评论

热度(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