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husiastic

【茨酒】一夜情还有后续啊?? 8

宿懒:

  酒吞在家又瘫痪了两天。
  这两天里
  他被不知道怎么就拿到自己手机号的茨木全天短信骚扰。
  看着满屏难以言喻的夸赞信件。
  酒吞的内心满是波动,并且想打人。
  你说这人咋这么烦???
  他怎么这么缠人??
  上班发短信骚扰人不怕被老板扣工资吗???
  ……噢,他就是老板。
  酒吞捏着鼻梁相当烦恼,
  他坐在沙发上瞅电视节目,手机就在旁边嗡嗡嗡地响。
  打个游戏吧,短信提醒时不时就要跳出来,
  他一个手抖,就把角色玩死了。
  回他短信骂他,茨木就跟舔了柠檬的狗一样癫狂,
  一分钟回了他十几条短信,内容全是"挚友的气势太棒了!(๑•ั็ω•็ั๑)""挚友就算凶凶的也好棒!(◍ ´꒳` ◍)"……诸如此类的。
   一溜萌萌哒的颜文字看的酒吞脑瓜疼
  他把茨木这个号码拉黑了吧,
  茨木又马上换个手机号继续骚扰他。
  他想关机吧。
  这万一公司出乱子咋整???辣鸡晴明又不管事情,天天都在劳动市场画符。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漠视。假装自己耳聋眼瞎。
  忍到上班那天再去办张新卡用。
  惹不起,他躲还不行吗????
 
  结果上班当天酒吞就受到了下属们蜜汁注视
  从他刚刚进门起就不停有人偷偷看他,脸上带着一种难以描述的微笑,类似于看好戏的那种。
  酒吞慌了,相当慌。
  今天早上我磕了四片激素还喷了beta喷雾,难不成露馅了?????
  不是说就算是对标记人员也有效吗???
  这他妈不会是虚假产品吧?????
  "酒吞经理……?"
  酒吞沉着脸转过头,叫住他的是一拳头能打爆流氓狗头的娇小可爱萤草。
  "怎么了……"
  "那个……"
  萤草小姐有些害羞地低下头,手指头缠啊绕啊的。宛若要告白。
   酒吞的内心更慌了,生怕萤草小姐说出什么冲动的话。
    面前的萤草不好意思地看看周围同事,大家微笑着看她,然后冲着酒吞大声来了句,
  "我和大家,祝你幸福!"
  ……啊??????????啥玩意?????
  酒吞拒绝该怎么说都想好了,结果没想到萤草给他来这一出。
  幸福……啥啊????
  酒吞持续懵逼。
  萤草说完,其它的下属们也纷纷笑着凑过来说话。
  "酒吞经理,你家爱人真的好浪漫啊……"
  "人长的还那么好看……"
  "……亲手给布置了办公室……"
  "还亲自做了早餐送过来……"
  "祝你们百年好合啊……"
  "虽然男性beta不容易怀孕……"
  "但是看着你家爱人的体质你们的孩子是没有问题了……"
  酒吞:???????????
  啊??????搞毛????
  谁啊??????什么孩子?????
  在一圈暖心祝福中,酒吞安静如鸡。
  "什么……?"酒吞懵懵地问,
  周围的下属一脸慈爱。
  "经理你看见你的办公室了吗?"
  酒吞摇了摇头。
  "快去看看吧经理……"
  "噢……"
  酒吞拎着他的文件包走到自己办公室前,安静地打开了门,下属们在背后望眼欲穿,想看看酒吞是什么反应。
  结果酒吞愣了一下,火速关门,然后再次打开,又看了两秒,把门甩了过去。然后扭头冲着背后偷看的下属开始凶。
  "看什么看!滚回去工作!你们是来工作还是看热闹的!?"
  "了不得了不得,经理害羞了……"
  下属们这么想着,又带着慈爱的笑容散去了。


  酒吞站在办公室门口,打开了门,接着气炸了
  他原本整洁干净的办公室被茨木搞的跟求婚现场一样,到处都是爱心氢气球加玫瑰,
  这货是神经病吧?????
  酒吞黑着脸地过去要把办公桌上的一大捧花拿去扔,结果发现花旁边还放了个装勺子的塑料盒,以及一个温热的小瓷罐。
  小瓷罐下面还垫了张纸条。
  酒吞抽出来看了看,上面写了一句话
  "今天给挚友做了炖蛋,希望挚友喜欢♡"
  ……酒吞看着后边那个大桃心,内心感受难以言喻。
  然后他先是把花扔了。
  接着坐下来拿勺子吃完了炖蛋,起身一擦嘴,再恶狠狠地把瓷罐勺子收到一边,
  揪着自己办公室里所有的氢气球出门塞给了正好回来的晴明,叫他拿去玩。
  一脸迷茫的晴明手里莫名其妙被塞了气球,刚想问酒吞咋了,结果酒吞直接扭头进了办公室,开始工作泄火。
  ……我是老板啊!!!!
  被下属甩了脸色的晴明气啾啾,决定单方面和酒吞绝交五分钟。
  办公室里的酒吞文件还没看完第一段,手机又嗡嗡嗡地响了起来。
  拿过来一瞅,是茨木没跑了。
  熟悉的黏糊劲,熟悉的语气,熟悉的颜文字,酒吞脑瓜又疼了,
  "挚友挚友,感受到我对你的爱意了吗(๑❛ᴗ❛๑)"
  酒吞心说我感受到了,我特别想掐死你。
  顺带手上用力地按着输入法键盘打出了一句话,
  "你有病吧。"
  成天骚扰我。
  茨木秒回了酒吞。
  "嗯,有病,相思病,一见不到挚友我就胸口疼(。•́︿•̀。)"
  ……是我输了,太低估这人臭不要脸的程度了。
  我也不应该回这小混蛋。
  酒吞皱眉捏鼻梁,把手机静音推开,然后开始努力工作,头都不抬的那种。
  直到晴明敲门进了他的办公室,手里还拿着一个小盒子。
  晴明把盒子放在酒吞桌子上,然后推了推酒吞。
  "乖崽吃饭饭啦?"
  酒吞放下笔,瞅了瞅那个小盒子,
  "你给我点的外卖包装不错啊?里面啥啊?"
  边说边去开盒子
  "哎哟,不是我点的……"晴明一脸慈爱的看着酒吞
  那边酒吞已经打开了盒子,瞅见了里面的寿司,拿着一个咬了一半。
  "那谁啊?"
  吞下半个寿司的酒吞默默地准备吃掉剩下的一半,讲道理这寿司好吃得惊人,也不知道谁点的,他想要个寿司店电话。
  "你姘头啊,他亲手交给我的…"
  一旁的晴明这么说到。
  酒吞塞寿司的手停住了,他看着一脸慈爱的晴明,沉下了脸。
  "哎哟,脸黑啥啊??"
  "他又没有做什么错事,现在社会,像女婿那样alpha有多受人欢迎你知道吗?"
  "又帅又会做饭有钱还忠心,简直言情小说里走出来的男主啊崽!"
  一旁的晴明看着他的表情,马上开劝,苦口婆心,像要把小鸡仔嫁出去的老母鸡。
  "好了住口,你给我出去。"酒吞指头指着门外让晴明走,
  "嗨呀?孩子大了都不听爸劝了!?"晴明双手叉腰气鼓鼓地瞅着他。
  "你在不出去我就要动手了。"酒吞看着晴明这个老戏精开始撸袖子。
  晴明看他这样,轻拍了一下桌子,开始凶。
  "崽崽大了翅膀硬了还想打爸爸啦?啊?有没有天理了?!"
   "来来来,老子来告诉你什么叫天理。"酒吞站了起来。
   "别别别,吞哥我错了,我这就出去,吞哥你好好吃寿司,我走了我走了……"晴明瞬间怂怂地退出了房间,顺带贴心地关了门。
  酒吞看他走了,然后又坐了回去 ,开始瞅着一整盒的寿司发了下呆,然后毅然决然地吃了起来。
  无论怎样,食物是无辜的。
  就算主人再黏人讨厌。
  等吃完了寿司,他把盒子放在了早上收拾好的瓷罐旁边。
  他想回家洗洗,然后明天把这些东西连着钱塞给晴明,让他有机会还给茨木这个黏糊精,顺带表达一下自己希望这货别再出现的愿望。


  结果他没想到今晚他就又逮住了茨木这个黏糊精,
  就在他顶着全公司慈爱的目光下班,满身火气地回家,刚刚开电梯那一瞬间
  他就看见这傻叉玩意儿穿着西装拎着一袋子菜,蹲坐在他家门口,一脸可怜兮兮求认领的样子。
  艹艹艹艹艹!!!!!!!!
  酒吞马上狂按关电梯的按钮,
  但茨木马上眼睛一亮扑了过来。
  "挚友!!!!!!!"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
  酒吞内心一片慌乱,
  但是茨木已经扑到了他身上,
  电梯门也关上了。
  ……
  ——————————————————
酒吞:你说我的命怎么这苦???我做错了什么????


依旧短……依旧拖……望莫嫌弃_(:з」∠)_
 
 
  


 
 

【百日茨酒】【茨酒】《痴》(78/100)

吃货旅团:



*CP茨酒,请自避雷……


*现代AU


*有不可描述,慎入。


*本文设定酒吞比茨木大一岁。


=======================================




    “喂,臭小鬼,你挡到我了。”


    从便利店穿过这条小巷,就可以抄近道拐到回家的直行道,酒吞按着平日的路线行走,却发现此时巷子里横七竖八地倒着五六个人,看制服像是高中生的样子。


    竟然在这种地方干架,啧。


    他皱眉看着唯一一个还有意识的青年,那人一头罕见的白发,正靠坐在墙边微微喘气休息。青年屈起一膝,另一条腿长懒的伸着,挡住了酒吞前进的路线。


    罗生高中的二级生吗……真是麻烦……


    酒吞瞥了眼青年歪在胸前被扯得有些变形的领带颜色,看那人还是一副无动于衷、甚至头也不愿意抬的样子,暗啐了一声,缓步向前走去。


    “让开。”


    酒吞对着横在面前的长腿踢了一脚,力道不重,威胁意味却十足。


    啪。


    拳影一晃,电光火石间便被掌心接下。


    青年显然没有意料到自己的突袭竟这么轻易就被破解了,过长刘海中露出的一对金黑长眸里,闪现的是显而易见的惊讶。


    是个混血儿?


    酒吞在心底微微一怔,清冷而好听的嗓音仍是没有起伏。


    “臭小鬼,别动不动就拳脚相向,不懂礼貌的话,本大爷今天不妨屈尊降贵来教一教你。”


    深邃的金瞳里瞬间盛满了狠戾,青年以极快的速度揉身而上,攻向对方几处破绽,却还是如打入棉花一般被不动声色的化解。


    “太嫩了。”


    胜负从一开始就决出了分晓,酒吞骨节分明的五指陷入青年柔软的白发中,他揪拉起对方脑袋,俯视着那意料外有些过份俊秀的脸蛋,倾身挨上前去,沉声道:“就你这身手,这个年纪,不好好念书,还学人打架?”


   “罗生高中是寄宿制的吧,你还是给我滚回学校老实用功比较好,别出来丢人现眼了。”


    话音一落就被丢回地上的青年却没了一开始的脾气,他突然抬头喊住了酒吞,与年纪不符的沙沉嗓音微微发颤。


    “等等!……你……你叫什么名字……”


    “江山高中,酒吞,想找茬随时欢迎。”


    “你就是那个酒吞?”


    青年瞳间蓦然张大,传闻江山高中的酒吞是这一区的头目,但又因其成绩突出,就是在有名的升学高中也总排在全年前三,且他从不在校内生事,老师们无可奈何,只能睁只眼闭只眼。是这一带的学生中的传奇人物。


    “酒吞……”


    白发青年目光黏在逐渐远离视线的男人身上,低声喃复着对方的名字。




    两年后,非煤大学。




    又来了。


    酒吞抓狂地紧了紧拳头,一双乌沉沉的眸子往周身一扫,却仍未抓到什么可疑的人物。


    “怎么了?”


    感受到了酒吞的烦燥,荒川顺着他的视线转了一圈,有些疑惑的问。


    “从开学到现在,总感觉有人在盯着我,又找不到人。”


    “哈?还有你抓不到的?你确定不是心理作用?”


    “不是,没办法形容。还有,什么时候我们院的女生这么多了,怎么好像到处都能看到。一群一群的堆着,叽叽喳喳的,吵死了。”


    酒吞斜了眼不远处笑语不停的一群女孩子,眉间的沟壑更深了。


    荒川随意看了眼,笑道:“哦。那个啊,你又不关心这些事,当然不知道。”


    “说是大一来了个人气王,是个混血儿,长得帅就算了,还是新生代表,体能工艺各种选修样样精通,就是右手好像受过伤,不太灵活。不仅一年级的,听说还男女通杀,就连高年级甚至研究院的被迷住的也不少,走哪都呼啦啦的跟一大群人,不过还是女生居多,现在这个情况,大概是在这附近有课吧。”


    “……那人呢。”


    “嗯……看不着,被围在中间了吧,哈哈,太受欢迎也挺累的。”


    “无聊。”




    酒吞很快将这件事抛诸脑后,因为比起无聊的听闻,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


    那恼人的视线仍是若即若离的追随着他,人多感觉特别明显,人少时那种诡异的感觉仍挥之不去,像被一张巨大的蜘蛛网罩住一般,让人心神不宁。他特地留了心去捕捉,却每每无功而返。感觉自己像被蛇盯上的猎物,酒吞更加狂燥和烦闷了。


    下午没课,他社团也不去了,带了几本书,特地挑了人少的地理学院背后的长亭看书。这儿地方敞亮、视野开阔,因为位置较偏,平时来的人也少,酒吞主意打的好,若是没人打扰,就放松下绷了许久的神经,要是在这种地方还被偷窥,他总能抓着。


    午后的阳光暖暖的洒在身上,酒吞被晒出了一身的睡意,他懒懒的打了个哈欠,刚想着下午大概可以好好休息了,北门入口却有一阵女生喧哗的笑闹声由远及近的传来。


    有没有搞错,那帮人来这干什么。


    酒吞皱起眉头,正想离开,突然感觉那缠人的视线又落到了自己身上。


    妈的,有完没完。


    这个时候,会是躲在人群中间?


    他打消了离开的念头,将书本搁靠在屈起的膝腿上,轻轻翻动着书页,装作一副认真看书的样子,然后在视线再一次投袭时,火速地抬头迎视。


    两道视线终于第一次稳稳的碰撞上,酒吞确定了对方的位置,他放下书本,沉着一张脸向热闹的人群走去。


    那视线并未如往常般躲移开,而是不闪不避的接了下来,酒吞在离女生们还有三五步的地方停下,他看着人群中被簇拥着的一个男人小声说了几句什么,人们便自动让开一条小道,那人就这样迎着他的目光坦荡荡的向他走来。


    “酒吞学长。”


    来人长了一张讨便宜的小白脸模样,一双漂亮的金黑长眸隐在一副细框银边眼镜下,衬得整个人气质斯文不少,不过这罕见的银白发色和金色瞳孔,像在哪里见过?


    “酒吞学长?”


    见酒吞没有回应,对方饱富磁性的嗓音再度响起。


    “你是……”


    “我是一年级的茨木。”


    “哦,你就是那个……”


    会是他?这种家伙没必要偷窥他吧,自己对这人也没什么印象,若说见过,大概就只是在学校偶然擦肩而过?


    “是你在看我?”


    酒吞不是拐弯抹角的性子,直接就问出来了。


    “是的。”


    “我认识你?”对方承认的这么直接坦然,反倒是酒吞一下愣住了。


    “酒吞学长很有名的,我一直很崇拜你,所以有时候路过碰见,视线就忍不住追着你去了,造成你的困扰了吗?抱歉,以后我会注意的。”


    “……”


    让他挂心了大半个月的事竟是这么个发展,酒吞本来还想着若是抓到那烦人的家伙,干脆就狠揍一顿解气好了,可对方几句谦软的话,配上认真诚挚的语气,反倒让他不知该回些什么。


    “……没事了……,我走了。”


    酒吞一脸复杂的抓了抓后脑,嘴间张张翕翕,最终还是没再多说。


    “学长,等等。”


    叫茨木的一年级长腿一跨,挡在了酒吞前面。


    这家伙看着眉清目秀的,个头还挺大的么。他已近一米八的身高,这家伙竟然还比他高出小半个头。


    酒吞看他一眼,有些不耐烦的出声,“什么事。”


    “明天的古文鉴赏课,我可以和学长坐在一起吗?”


    “为什么?”   


    “我一直很崇拜学长,之前就想找机会好好认识一下学长,所以才与您选修了同一门课。”


    酒吞跟荒川是从小玩到大的损友,平常的课都是两人一起上的,这周荒川家里有事请了假,宿舍其他两人都不是一个系的,他已经自己上了两天的课了。


    “随便你。”


    奇怪的家伙。


    酒吞冷淡的回了一句,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他讨厌麻烦的事,与这种家伙成为朋友的话,想想就很麻烦,这种众星托月的人差不多都是心高气傲的臭脾气,他这个态度,想必对方不会再缠上来了。


    酒吞不以为意的想着。


    酒吞走后,一大群妹子激动地围上来。


    “哎,茨木,刚才酒吞学长与你说了什么呀?”


    “酒吞学长也长得好帅呢,能力也很出众,只可惜性子太冷了,不太好接近呢。”


    “我听说以前酒吞学长不是这样的,是因为高中时被一个叫红叶的校花拒绝了以后,才心灰意冷性格大变。”


    “咦?你怎么知道的呀?”


    “我舍友跟酒吞学长一个高中的,上次有人跟学长告白他拒绝了,然后大家就说起这个事。”


    “真是好可惜啊……”


    女生们一脸惋惜的谈论着酒吞的话题,茨木隐在镜片后的金瞳黯了黯,开口道:“酒吞学长已经有恋人了,如果你们还看见有人想去告白,就让她们死了这条心吧,免得白费功夫又伤了心。”


    “咦咦?是谁?茨木你认识吗?”


    茨木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扶了扶银色的镜框说道:“明天起,我要跟酒吞学长一起上课,大家就不要来找我了,学长不喜欢吵闹。”


    他摆出个歉意的笑脸,话一说完便大步离开,留下一群惊叹和嗔怨的女生碎念个不停。


    “群体游戏该结束了,接下来……”


    阳光晃过薄薄的镜片,银框下的金瞳流闪着难以探测的异样的光彩。




    酒吞被四面八方扫来的视线刺得有些头痛。


    这家伙是怎么回事,是看不懂他眼里的冷淡和拒绝吗,竟然真的坐到他旁边来了。


    酒吞想让这个叫茨木的家伙与他坐得远些,但对上那充满真诚和崇拜笑意的俊脸,想出口的话又卡在了喉咙里,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他这个样子,实在是让人难以下手。




    “学长,你要吃饭了吗?”


    “学长,后天省体有一个比赛,我拿到了票,你要不要去看?”


    “学长……”


    荒川回到学校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茨木像个人形挂件一样,围着酒吞团团转的情形。


    “谁来告诉我这是什么个情况。”


    “怎么我就几天不在,你就拐了我们的校草当小弟来使唤了。”


    “别提了,说来话长。”


    ……


    “这么说,这个茨木是因为崇拜你,才这么鞍前马后的伺候跑腿。”


    “真不愧是我们大江山的扛把子,风采不减当年啊,有这么个小弟跟着,下次那帮家伙再要联谊的话,什么样的女生找不到,你简直牛逼透了!”


    “闭嘴,你这再这样我要揍你了。”


    “哈哈,开玩笑,开玩笑。”


    短短一个学期,茨木与酒吞同进同出的场面已经成为非煤大学的名景,就连荒川也经常开玩笑的说自己“失宠了”,吵着要酒吞请客补偿。


    其实也不怪酒吞,茨木实在是把他的喜好习惯都摸了个透。


    酒吞饿了,茨木不是殷勤的给他打饭,就是带他去外面开小灶,还专挑酒吞喜欢的吃食点;酒吞想看球赛,还没开口,茨木就把票送到了他眼前,还帮他规划好了所有的路线行程。酒吞家里是开居酒屋的,所以他自小就好喝酒,茨木就像是有通天本事,竟也能为他找来各种稀罕的好酒送给他品尝。


    这种刚想睡觉就有人递枕头的感觉实在是太好,酒吞心里虽有些发虚,但也很难拒绝。


    他当然也想过茨木做这一切的动机。可茨木自身条件好,家里听说也很有钱,那除了真心崇拜他,想跟他成为朋友,又有其他什么可图的呢,酒吞想不明白,偏偏茨木的态度一直诚挚规矩,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


    酒吞想不通,索性也就不多想了,多一个情投意合的兄弟,也不算坏事,就是有时候太缠人了点。




    两人关系热络起来以后,酒吞对茨木的态度也好了许多。酒吞是跆拳道社的,而茨木则是回家社。茨木每天都会看酒吞练习,兴致来的时候也会穿上道服陪酒吞练上几把。茨木很有天份,身手架式一看也像是练过的。这家伙受欢迎不是没有道理,无论什么事,到他面前都像是玩儿一般,轻易就能出色的完成,但他的右手果然如外界传闻的那样,像是受过重伤,起落时动作有些迟滞,出招多是用左手。


    酒吞也看过茨木打球的样子,他原以为茨木是个左撇子,观察过一阵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不经意间也问过他是如何受伤的,茨木也只是含糊其词的说是因为不小心摔到了。谁都有些不想让人知道的秘密,茨木不想说,酒吞也不强求,再有对练玩闹的时候他就会刻意避开茨木的右手来。




    转眼间到了暑期的前一天,两人考完试,茨木便张罗着带酒吞去外面好好大吃一顿,吃完了还不够尽兴,又缠着人在步行街四处闲逛起来。


    茨木平时不是爱逛街的人,但今天却异常热情,粘乎劲比往日多了不知道几倍。酒吞从他笑开的眉眼中看出了不舍,想着还是个小鬼头呢,就伸出手有些宠溺的揉了揉那头软顺的白毛。


    “茨木,你家是不是在这附近?反正明天没什么事,我打电话回家里说一下,上你那玩儿两天?”


    茨木正握上覆在他头上的手掌,听他这么说一下愣住了。他目光呆滞,半晌回不过神来。


    酒吞有些好笑的在他眼前挥了挥手,“喂,你这到底欢不欢迎我去啊。”


    茨木像是一下子惊醒了过来,那色调偏浅的薄唇微微的颤动着,“是,是真的吗?” 


    “那还用说,本大爷什么时候忽悠过你小子。”


    酒吞从那温热的掌心抽出手来屈指敲了对方额头几下。


    “……太好了,我爸昨天刚寄了箱好酒回来,还有你上次想玩的游戏也到了。”


    “好,那我们今晚就来喝个痛快。”


    “嗯。”




    后面的内容比较和谐,我就贴链接啦。(//▽//)


http://wx3.sinaimg.cn/mw690/67ae2244gy1fdgrk0swdnj20c38k6b29.jpg




*不知道图糊不糊,如果糊了,只能去微博搜我名字看了 T _T


在里面搜索关键字茨酒就能看见^_^,蟹蟹食用~





【茨酒/R18】何夜无月

月攘一鹤:

生活也该回到正轨上来了,该补的一定会补上


太久没写东西很生疏……


如题茨酒车,简陋,ooc上天


虽然非和谐部分很少,还是要贴一下_(:зゝ∠)_




正文:




丹波国,大江山。


万物有道,众鬼臣服。上位者做久了,其实也无趣得很。


酒吞童子嗜酒,亦喜好女人。鬼王殿上,终日酒香绕梁不断,九蒸九酿的好酒里掺入灵力,成色清艳,能让人从白月如钩醉到白日东升。


更不提妖鬼之中多烈酒一般的火辣女子。酒吞容貌俊美,身份显贵,自然追逐者无数。万花丛中过,片片均沾衣,也不失为一种风流惬意。


 


只是什么东西过多了,就会感到索然无味。酒吞曾拈着酒杯对座上客说,这日子过得倒比你身边那根木头还无味些。阎罗殿的主人手指卷着耳边发丝笑得依然美艳:“鬼王真是好挑剔。”


能有投缘人对酌也算是为数不多的乐趣了。


 


夕阳薄云,房间四面垂下细竹帘栊,中间一方小桌,一把酒壶,两只玉杯。


玉杯滚在一边,酒浆全洒了出来,浸在身下的竹席里,蒸出满室醇香。




微博打卡上车


图片打卡上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