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husiastic

【酒茨】战败(上)(就是个单纯的肉)

Insiduous-Intents:

五日肉文练习之一:


原作向大江山鬼王酒吞X罗生门之主茨木。


一开车就刹不住手,上篇5000字,明天更新下篇。


————————————————


“呵,罗生门之主,也不过如此。”


 


酒吞童子捏住身下那妖的脸,皱眉打量着。传说中叱咤一方、桀骜自恃的茨木童子,竟有一副金质玉相、皎若好女的面容,当真有趣。这样一副相貌,放于男妖之体已觉惊鸿堂皇,若当真以女妖之躯呈现,想必……完全担当得起京都地界那些关于罗生门之鬼的艳名。


 


茨木被酒吞禁锢在他的躯体与一颗抱臂老树之间,呈现出某种低伏姿态,神色晦暗不明。他输了,输得彻底,大江山鬼王的力量与愤怒炽烈得天地都为之失色,是自己无知太久,竟以为世上已再无如此强大的妖怪。咽下喉咙口满腔血腥气,茨木动了动碎骨参差的肩膀,轻轻挑起嘴角,蔑向那贴在眼前的妖。


 


“酒吞童子,吾辈败服。”


 


这可哪里有败服的样子?酒吞看着面前那一张决绝高傲的表情,一股邪火蹭蹭窜上心头。他手下的力道加重了些,在那张血污交加的脸上印出五个青灰色的痕迹——这张脸,若是留疤了,那可的确不值得。不知为何,大江山鬼王的脑袋里突然涌出这样的想法。


 


幸好鬼怪之躯比凡胎肉体难损许多,也容易恢复得多。不过片刻,刚经历酣畅淋漓一战的两只大妖都已恢复大半体力,身上破裂痛楚的伤口逐渐愈合,行动喘息间再无苦痛行滞之感。当然,他们不会再打一架了,大妖之间的争斗,一场即分高下、是为方休。


 


痛楚一去,另一种不该有的感觉骤如跗骨之蛆,缓慢蜿蜒着从血肉下经脉中蠢蠢欲动地滋长起来,随着越吹越冽的寒风扬起一阵噬心滔天的欲望,一瞬间竟扩张得无边无际、无着无落,烧毁所有理智管辖的空间。




开车点这里

评论

热度(563)